第383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素雪回忆了一番,这才道:“王妃自从生下两个小世子后,这都是四月了,一直未曾有过月信的。”

  欧阳大夫沉吟片刻,这才望定了容王:“如果老夫看得没错,这应该是又有了身子,只是时日尚少,因此昨日把脉时倒是没看出。”

  容王原本是有些担心的,听到这个,顿时眸中露出惊喜:“可确定?”

  欧阳大夫笑吟吟地捋着胡子:“不确定。”

  容王眸中惊喜散去,冷沉沉地盯着欧阳大夫。

  欧阳大夫见此,不由哈哈大笑:“八九成把握吧,过两日老夫再来为王妃请脉,到时候便知分晓了!”

  ☆、156|15415315114911

  因为欧阳大夫把脉诊出阿宴或许有孕了,这下子容王可不敢掉以轻心了,一面吩咐着众侍女注意王妃饮食,万万不可大意吃了不该吃的,一面又吩咐诸事不可烦扰了王妃。

  他拧眉,想起那嫣儿姑娘,便吩咐道:“这韩家姑娘,若是来求见王妃,就说王妃身子不好,一概不见客。”

  吩咐完这些后,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安心,便在那里轻轻踱步,想着遗漏了什么。

  阿宴躺在那里,看着他倒是比自己还着急呢,不由笑道:“早知道我这么拖累你,还不如不去呢。”

  其实他话里说路途中不着急,所以一直慢悠悠地走,可是偶尔间听到他和萧羽飞并暗探的对话,她也听出来了,这才他去江南其实是担负着许多差事呢。这一路上,其实早已经在安排部署。

  一时想着,原本也是的,他可是皇上倚重的容王,哪里真能当一个富贵闲王呢。

  容王却根本没听进去阿宴的话,他拧着眉,思虑半响,最后终于道:“这船必然是开得太快了,这才让你晕船,我现在就命人开慢些。”

  话刚说完,他撩起袍子一低头就出了船舱。

  啊?

  阿宴半躺在那里望着容王的背影,不由叹了口气。

  想着自己再次怀了身子的事儿还不知道是不是准信呢,他怎么就开始想这想那的。

  一直到了晌午时分,阿宴躺在榻上睡了一觉醒来时,便感觉到身旁有人,朦胧中有人从后面搂着自己,她知道这是容王,便动了下身子,睁开朦胧的睡眼:“怎么这个时候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