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3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阿宴顿时有些无奈,捏了捏他高挺的鼻子:“有你这样当爹的吗?”

  容王笑望着阿宴,语气中颇有些委屈:“自从有了他们,你心里眼里都是他们,我要是做错了什么,对他们半点不好,你还要训我,这当爹的滋味也不好受啊!”

  阿宴忽而想起前几日给子轩喝酒的事,忍不住亲昵地摸了摸他的耳朵,娇哼道:“你若是不做不该做的,自然不会训你。”

  一时容王低笑出声:“等他们长大些估计要调皮了,到时候你训他们去吧。”

  阿宴想起他说得两岁读书三岁骑马的事儿,不由道:“我才不要训他们呢,他们自然有你这当爹的来管,我只管训我自己的夫君。”

  两个人正说笑着的时候,就听到有侍女禀道:“外间有一位嬷嬷,坐着马车来到行宫外,说是想见王妃。这位嬷嬷说她姓孟,说原是顾家的,有事儿要求见王妃。”

  阿宴略一沉吟,便想起这孟嬷嬷,昔年一直服侍在老祖宗身边的,不过人倒是还好,暗地里也帮过她几次,她还每每觉得有些奇怪。

  当下她安顿好了容王,便命人将孟嬷嬷请进来了。

  谁知道这孟嬷嬷见了阿宴,便叹了口气,道:“我过来,原也不是来攀附权势,只是有一样东西,我一直收在身边,如今jiāo给你吧。原要给你母亲的,只是你母亲那里我却求见不到,只好来了这里。”

  说着,她便取出一个玉簪子,要递给阿宴。

  阿宴看得诧异:“这是什么?嬷嬷为何要把这玉簪子给我?”

  孟嬷嬷望着阿宴,道:“这事儿说来话长了。当年你的祖母和我原本是老祖宗身边的丫鬟,我和她是情同姐妹的。当时老祖宗怀了二少爷,她怕国公爷在外面寻花问柳,就把你的祖母给了国公爷。”

  阿宴倒是未曾想到还有这么一段故事,当下便从旁静静听着。

  孟嬷嬷叹了口气:“你母亲原本不想的,说到底是国公夫人身边的一等大丫环,这若是以后放出去,若是嫁给个普通人家,也能做个正头娘子。无奈当时老祖宗身边就我和她,我也不想去,我当时还有一个相好,盼着以后放出去嫁他呢。她见这情景,没办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