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2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她眸中黯然,冷冷地道:“只不过萧永湛就算是当乌gui王八,他也认了,我从来不知道你一手养大的弟弟,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能够忍到这个地步!”

  这话一出,仁德帝抬手,狠狠地一巴掌扇了下去。

  顾绯被打在扑倒在那里,唇角流出血来,不过她依然嘲讽地望着仁德帝:“我说的,有错吗?”

  仁德帝定定地望着地上的女人,沉默(zhaishuyuancc)了好久后,终于从袖子中掏出一个东西,扔到了地上。

  “十三年前,你无意间丢失的东西。”

  顾绯木然地看向那东西,却见那是一个荷包。

  一个绣给男人的荷包。

  在她成亲之后,默(zhaishuyuancc)默(zhaishuyuancc)地绣给另一个男人的荷包。

  这大殿之中已经烧了地暖,可是她却觉得,整个人犹如置身冰窖一般,从脚底到脊背,都散发着无法摆脱的冷意。

  **

  孝贤皇后被废的消息传到了阿宴耳中的时候,她隐约已经明白了什么。

  外间的消息,她从偶尔侍女们悄悄的议论中,也听到了。

  躺在榻上的容王,哪里能不知道这个,望了眼阿宴,挑眉淡淡地道:“这世上除了我萧永湛,谁还能让你生出这么可爱的两个娃儿。”

  一听这话,阿宴原本黯然的心绪顿时消失殆尽,又好笑又无奈地看着容王,拿起檀木梳来轻轻地帮他梳理着黑亮的长发。

  “我嫁你前,实在是不知道你竟如此自大的一个人。”

  ☆、152|15114911

  这几日容王伤势倒是好多了,连欧阳大夫都说没什么危险了,尽心照料便是。阿宴现在把两个孩子送回了容王府,让惜晴帮着照料,同时把母亲也请过来了看顾。

  而她自己呢,则留在这里照料容王,每天给他擦拭身体,喂饭喂药,凡事亲历亲为。

  受伤的容王,有时候越发像个孩子,躺在那里,任凭她各种摆弄,从来不说什么。

  只是有一件,每到了换药的时候,容王都是由欧阳大夫亲自换药,并且要阿宴出去的。

  终于有那么一次,阿宴坚持没出去,就在旁边帮着欧阳大夫打下手,结果当那白色的绷带拆下来后,她一看那伤口,顿时一颗心就如同被人拿着刀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