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0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容王听到动静,睁开双眸,清冷深沉的眸子落在阿宴身上,阿宴一下子眼泪就出来了。

  “永湛。”说着,她忙过去,握住他的手。

  容王此时依然看着极其虚弱,不过倒是和昨晚醒过来的情形完全不同了。

  他苍白修长的手颤抖着,费力地反握住阿宴的手,低哑的声音艰涩地道:“阿宴,我没事了。”

  此时仁德帝那边也得到消息匆忙赶了过来,见容王果然醒来,jing神(shubaoinfo)还算好,原本紧绷的脸总算是放松了。

  他望了眼周围的一众侍卫,拧眉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,刚刚醒来,好好养病,其他事都不要cao心。”

  一旁的御医见此情景,先是向仁德帝回禀了容王的情景,说是伤势没有大碍了,无非是要多多静养,仁德帝这才放心。

  这时候阿宴见仁德帝来了,便要放开容王的手,谁知道容王那边虽然重伤着,那苍白的手却依然颇有力道,就那么抓着不放开。

  没奈何,她红着脸,只好吩咐一旁素雪道:“出去拿些早已备着的粳米粥来。”

  素雪这边得令出去了。

  仁德帝眸光扫向chuáng榻边紧握着的那两双手,再看看躺在那里脸色苍白已经疲倦地合上眸子的容王,淡淡地吩咐道:“容王妃先陪在这里吧,不必回避。”

  因阿宴挨在榻旁,他倒是无处可做,正说着时,一旁有侍女忙端上来了杌子,他便金刀大马坐在那里。

  “说吧,你这是怎么了,一醒来就叫侍卫?”仁德帝凝视着自己弟弟。

  容王合着眸子,淡道:“皇兄,那个刺客我认识。”

  那个刺客,他怎么可能不认识呢。

  当年他摆下法台后,却听说西北一带有劫匪聚众谋反,派兵几次剿灭都未遂后,他派了暗探深入细查,才知道是羌国兵败之后留下的余孽在那里制造动乱。

  那时候的他左右也无事,便gān脆御驾亲征平定战乱,顺道也追思下昔日和兄长一起在大昭边境戎守的时光。

  然而就是这一次,身经百战的他,遭遇了来自羌国某个神(shubaoinfo)秘部落的刺客,身重剧。毒,就这么不治而亡。

  这一世,他早早地平定了羌国战乱,已经派人潜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