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8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仁德帝赶紧收回怒(shubaojie)气,换了一下手,坐在那里,让子轩半躺在自己坚实的肩窝上:“子轩不哭,乖。”

  刚才还冷硬冷怒(shubaojie)的语气,现在顿时有着些许柔意。

  阿宴也不说话,也不离开,就这么继续低头跪在那里。

  半响之后,仁德帝哄好了子轩,这才再次扫了眼地上跪着的阿宴,却是淡问道:“容王妃,你可知道,外间有传言,说是程芒和你有染?”

  这话一出,阿宴实在是未曾想到,当下脸色微变。

  她顿时明白,自己前来为程芒求情,此举看在仁德帝眼中,会是什么样子,也难怪他脸色这么难看了。

  她仰起脸,诚恳地道:“皇上,阿宴自从嫁给永湛,便一直未曾和表哥见过,阿宴也绝非那等不守妇道之人。阿宴和表哥之间的清白,日月可鉴,还请皇上明察,万万不可听信小人之言。”

  仁德帝锐利的眸子盯着地上的阿宴,一时忽而想起昔年在他御书房里,当永湛看到自己目光落在那副选秀画上,顿时仿佛失了分寸的样子。

  他脸色稍缓:“朕自然明白你绝非那等水性杨花不守妇道之人,你以为——”

  他垂眸,宽厚的大手捏着子轩软嫩的小手,淡道:“假如你真得和程芒有染,你还能跪在这里和朕说话吗?”

  轻轻淡淡的一句话,却无端透出天子之威势,气魄bi人,倒是和往日容王有几分相似。

  阿宴听到此言,凝视着那个坐在那里刚硬威严的帝王,心中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。

  其实,阿芒表哥怎么会通敌呢,便是通敌,也不至于就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往死里打啊。

  她咬唇,双手开始发颤。

  所以阿芒表哥遭受此等大难,其实竟然和自己有关吗?

  深吸一口气,她仰视着那个帝王,尽量放缓了声调,平静地道:“皇上乃是一代明君,阿宴别无所言,只求皇上明察秋毫,不要冤枉无辜性命。”

  这话一出,仁德帝眸中便透出不悦了:“容王妃,你什么意思?难道是说朕冤枉了那程芒不成?”

  阿宴轻道:“阿宴不敢。”

  仁德帝冷哼,抱着泫然欲泣的子轩起身,眉目森冷:“这种事不是你该过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