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5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此时此刻,她唯有放手一搏,若是仁德帝真得对那两个小世子起了疑心,便是再喜欢,怕是心里也会膈应吧。

  一时又想起那容王,不由眯眸暗想,若是容王就此再也无法醒来,那程芒和阿宴的事儿是再也没有办法洗清了。

  想到这个,她顿时jing神(shubaoinfo)一震,吩咐左右道:“皇上遇刺,容王生死不明,本宫担心,要前往西山看望。”

  **********

  却说阿宴伺候在容王身边,整整一晚,不曾离开半分,然而月影西移,帮容王擦拭额头的锦帕换了一个又一个,容王却是一直不曾醒来。

  她颤抖纤细的手指轻轻抚着容王的薄唇,想着平日里他就是个不爱说话的,如今却是这么紧闭着,一言不发。

  这薄唇如今抚着是如此的冰冷,可是曾经,却带给她多少灼烫的热情。

  这是她孩子的父亲,她的夫君,她今生今世认定的良人。如果这个人就此再也不会醒来,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。

  阿宴的目光又往下,来到他的胸口之处,此时那里已经缠上了绷带,绷带犹自渗透着斑驳血迹。

  眸光有些发颤,忽然不忍去看,也不忍去想。

  他其实是个沉默(zhaishuyuancc)的人,便是再大的痛苦,也会默(zhaishuyuancc)默(zhaishuyuancc)忍下的吧,能让他在拔箭之时发出那么痛苦压抑的低叫,阿宴不知道那是怎么样的痛苦。

  一时之间,仿佛有人拿什么扼住了她的颈子,她胸闷得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  就在此时,被阿宴握在手中的那只冰冷的手颤抖着动了下。

  阿宴忙看过去,却见容王艰难地睁开了眼睛。

  阿宴心中涌现狂喜,她紧握着容王的手,咬着唇忍下泣声:“永湛,你觉得如何?”

  一时又忙吩咐左右侍女:“快去叫欧阳大夫来!”

  容王的眸中荒芜的没有任何神(shubaoinfo)采,他定定地望着阿宴,带着几分绝望和无奈。

  苍白的唇艰涩地动了下,他嘶哑的声音虚弱地道:“阿宴,对不起,我这辈子……还是没有办法照顾你了……”

  他颤抖着抬起手,反握住阿宴的,嘴唇蠕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