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2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他哑声吩咐道:“容王妃,你先出去下吧。”

  等下拔箭,毕竟太过危险,像她这般弱质女子在这里看到此番情景,难免有些残忍。

  阿宴盯着榻上的容王,却见他双眸紧闭,修长的睫毛就那么无力地垂下,削薄的嘴唇是惨白的颜色,她颤抖着手上前握住他的,此时听到仁德帝的话,摇了摇头:“皇上,我想在这里陪着他。”

  仁德帝见此,默(zhaishuyuancc)了一下,便没再说什么。

  就在此时,那边素雪快马加鞭地将欧阳大夫提了过来,欧阳大夫一瘸一拐地进来了,在仁德帝沉重的目光下,在阿宴殷切地注视下,他稍微检查了下伤口,便道:“这是倒刺箭,箭上喂有剧。毒。”

  仁德帝一听这话,脸色顿时变了,沉声质疑道:“这血并不是黑色,怎么会有毒?”

  欧阳大夫皱着眉头道:“这是一种来自北羌的剧。毒,寻常人不会察觉的,可是一旦中毒十二个个时辰尚没有解毒,那便无药可救了。”

  欧阳大夫这么一说,阿宴眼泪一下子落了下来:“欧阳大夫,你可有解毒之法?”

  欧阳大夫点头:“办法我倒是知道一个,只是不曾用过,如今既然凶险,只能一试。”

  仁德帝点头:“好,务必救他。”

  这边欧阳大夫刚看完,那边御医也来了,这御医到底是不如欧阳大夫见多识广,倒是没看出那中毒的事儿。仁德帝见此,不免疑虑,站在那里皱眉不语。

  此时欧阳大夫和御医出去商议拔出那带有倒刺之箭的办法,阿宴拿着锦帕小心地替容王擦拭着血迹,仁德帝则望着榻上的容王沉思。

  半响,仁德帝忽然开口道;“这欧阳大夫在府中已经多年了。”

  阿宴听仁德帝说起这个,倒是明白了他的意思,点头道:“是的。殿下一向对欧阳大夫信任有加。”

  一时说着,她不由抬头望向仁德帝;“皇上可听说过羌国有这种毒。药?”

  仁德帝低哼:“那羌国之人地处边塞,伎俩颇多,也有一个部族擅使毒。若说真有这种不为人知的毒,也未可知。”

  阿宴低首望向chuáng上的容王,紧闭着双眸的他此时躺在那里,显得分外的虚弱,这和往日那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