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9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他挑了挑眉:“皇兄太过分了,以后我会好好和他说说的。”

  和他说说?

  可那是皇帝啊!纵然仁德帝对容王如何纵容,也轮不到容王去教训仁德帝吧?

  于是阿宴才不信容王说的话呢,不过还是点头:“嗯,好,我明白。”

  却说容王好不容易安抚了阿宴,再次看了看自己儿子,想着应该是没什么大碍的,这才前往前面宫苑。

  谁知道刚到了下榻处,却见仁德帝拧着眉头,正神(shubaoinfo)色凝重地等在那里。

  仁德帝见他回来,淡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  容王知道他是问阿宴把他叫过去的事儿,便只好道:“不过是子轩品了一点酒,脸上泛红,她担心,一个人在后面没什么主心骨,便把我叫过去看看。”

  仁德帝一听这个,越发皱眉了:“吩咐御医过去看看?”

  容王摇头:“这个倒是不必了,看着倒是没什么大碍,不过是小孩子皮肤娇嫩,泛一些红罢了。”

  谁知道仁德帝却是极为重视,当下就吩咐左右道:“传话过去,命柔妃前往容王妃那里帮着看护,若是万一有个什么不好,让她及时过来回禀,赶紧叫御医。”

  一时左右自然去了,容王想起刚才阿宴对自己的那番教训。

  虽则她是着急了些,可是说得倒是也在理,作母亲的看到孩儿被这般对待,哪有不着急的道理。

  当下容王默(zhaishuyuancc)了一会儿,终于对仁德帝开口道:“皇兄,两个小家伙现在还小,平日都是吃奶的,便是偶尔吃些其他膳食,也都是jing心熬制的。”

  仁德帝此时其实多少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,不过他望着自己弟弟,眸中却是有些微不悦。

  “永湛,你自成亲以来,果然和往日大有不同。”

  扔下这句,仁德帝起身,面无表情地走了。

  容王望着自己皇兄离去的背影,不免沉思,想着皇兄今日倒是有些古怪。

  且不说容王和仁德帝这边,便说阿宴正要歇息,忽而那边柔妃过来了。

  柔妃因为白日的事儿,对阿宴实在是心中已经有了芥蒂,今日正歇着,忽而得到命令,说是要她过来陪着容王妃照顾两个娃儿。

  她顿时气得脸都有些白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