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7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***********

  这边仁德帝命人抱来了两个小家伙,当下他抱着子轩,笑对他道:“子轩,来,尝一尝今日的酒,这可是山里特有的桑落酒。”

  容王见此,顿时觉得此事不妙,皇兄自然是不怕什么,可是他却是怕回去被王妃骂的,当下忙道:“皇兄,子轩年幼,或许不该尝酒?”

  仁德帝瞪了容王一眼:“又不是真让他喝,不过是尝尝味道罢了。”

  说着,取了银筷,在那酒杯中沾了一点,就这么喂给了子轩,让他品咋下这个滋味。

  可怜的子轩,除了奶妈的ru,还未曾吃过其他滋味呢,就这么直接尝到了劲道的桑落酒,顿时他小脸皱巴成了包子,小嘴儿咧着,一副苦不堪言的样子。

  仁德帝见此,哈哈大笑,拿手指头磨蹭着子轩的小脸道:“平日里看他脸上神(shubaoinfo)情,如同木头一般,真是像极了你父王年幼时,不曾想,原来一滴酒就能让你变成这样!”

  一旁的容王听着顿时脸都黑了,一则他不喜欢仁德帝提起他小时候,特别是当众提起!

  二则他现在忽然开始怀疑,是不是自己小时候也被仁德帝这样对待过?

  这边正热闹着的时候,顾松带着身边侍从过来了,当下见了仁德帝,仁德帝赐座,那阿芒便站在顾松身边。

  仁德帝见此,便淡道:“顾松身边站着的哪位?朕看着倒是一表人才,气度非凡。”

  顾松听此,忙道:“此乃在下表弟,姓程名芒者。”

  阿芒从旁,忙恭敬地上前磕拜道:“小民参见皇上。”

  仁德帝抱着怀里的子轩,只略扫了一眼,道:“既是镇南候表兄,原应赐座,当下便命人坐了。”

  那阿芒诚惶诚恐地坐在那里后,目光不由地看向了容王和仁德帝怀中各抱着的一个婴儿,却见那孩子约莫四个月大,长得白胖水灵,又是一模一样的,一个被当今九五之尊那么抱着,另一个则被年轻俊美的容王抱在怀里。

  一时心中难免黯然,想着她果然是和自己已经是云泥之别了。若是她跟了自己,哪里来得这般荣耀。

  当下这阿芒心里有事儿,宴席之上便有些沉默(zhaishuyuancc)寡言。

  那仁德帝何许人也,原本对这阿芒心中就有些许不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