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6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当下他语气中便冷了几分,淡道:“此人姓程,名芒,乃是顾松外家的儿子。”

  仁德帝若有所思的目光扫过容王:“哦,那就是容王妃和威远侯的表哥了?”

  容王点头:“是。”

  仁德帝挑起浓眉,轻笑一声,忽而话题一转,问道:“听说容王妃幼时便曾开过一个茶楼,此事应和这位表哥有些gān系吧?”

  容王倒是不曾想到仁德帝竟然知道这个,当下只好道:“是。这位程芒,乃是商贾之子。”

  仁德帝听到这个,不免眸中泛冷,不过他也察觉到了容王的诧异,当下却是笑道:“前些日子听身边的大太监偶尔提起燕京城的茶楼而已,也就随口问问。”

  他虽这么说,可是容王却不免心里泛起了疑惑,盯着渐渐骑马来到近前的一行人中的程芒,淡道:“此人已经数年不曾来过燕京城了。”

  话正说着,顾松已经骑马来到跟前,当下矫健地翻身下马,拜见了仁德帝。

  仁德帝抬手,命道:“起身便是。”

  ☆、145|144140135132826

  当晚歇息,容王自然是安顿在前面宫苑的,只因后面宫苑有各家女眷的话,男子却是不好过来的。

  可是当晚举行宴席,仁德帝却是想起了子轩和子柯,便命道:“永湛,命人把两个小家伙也抱过来吧。”

  容王得令,自然派左右去后面宫苑了。谁知道恰此时阿宴正抱着子柯逗弄呢,那奶妈抱了子轩走,另一个奶妈来抱子柯,人家是死活不离开,赖在母妃怀里不离开。

  子轩见子柯不离开,也就不想走的样子,挥舞着小拳头就要离开奶妈。

  又因外面有侍卫催在那里,阿宴没办法,便道:“备好软轿,我亲自将他们二人送到前面去,届时或许小世子便松开了。”

  于是阿宴抱了子柯,奶妈抱了子轩,就这么到了前面宫苑,此时她一路哄着,子柯总算安静下来,于是她便将子柯jiāo给了一旁的奶妈,让他们乘着软轿抱着两个小家伙过去见仁德帝,自己却下去了。

  只因这里不过是临时歇息罢了,准备自然是不如宫里府里齐全,一时也没其他软轿可坐,当下阿宴便在侍卫并丫鬟们的陪同下,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