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5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开始的时候,她还试图和这两个说话,可是后来,她们开始说起育儿经,她实在是cha不上嘴的。

  一时想起肚子里那个失去的孩子,不免心里黯然。

  此时听着珍妃这么说,她是越发难受了,便淡淡地道:“若说起来,我那肚子里的孩子,生出来后还不知道怎么样呢,只是可惜呢……”

  阿宴听着这话,也便不好搭腔了。

  此事说起来实在敏感,她也就只好笑着道:“珍妃娘娘,来日方长,以后总是会有的。”

  她本来也就随口说说罢了,可是谁知道这话,听在柔妃耳朵里,那却是刺着心口的针,痛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原来皇上怜惜她失去了腹中的胎儿,后来看她身子骨好了,便让她代为打理后宫,她也算是因祸得福一步登天了。原本以为从此后便是宠冠六宫了,谁知道,自从那晚后,仁德帝是再也没有来过她的寝宫。

  她也试探过,可是仁德帝言语间的意思,却是让她胆战心惊。

  那个样子,竟然是仿佛知道了什么。

  这下子,柔妃是什么都不敢说了。

  她默(zhaishuyuancc)默(zhaishuyuancc)地揣度仁德帝的心事,不由心寒彻骨,此时此刻,方才明白帝王心海底针,你根本没办法去揣测。

  仁德帝这个人,平日里看似对待后宫妃嫔还算随和,可是他若无情起来,那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。

  于是柔妃原本那满腔的心事,被阿宴这一句“来日方长”给刺痛了。

  盯着一旁两个白胖的娃儿,她的心窝那里就一抽一抽的疼,蚀骨的嫉妒让她抓紧了手。

  她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猛地站起来,沉着脸道:“你们二位先聊着,本妃有些累了。”

  说着,她也不等阿宴和珍妃答话,就这么走了。

  此时珍妃和阿宴都意识到有些不对劲,面面相觑。

  说知道这个时候,恰好子柯的小肥手攥着那玉葫芦,去递给了一旁虎(fuguodupro)视眈眈盯了许久的子轩,子轩赶紧伸手握住了,于是两个小兄弟就在那里一起握着玉葫芦嘿嘿地笑起来,笑得口水直流。

  阿宴和珍妃回过头,见到此番情景,也都笑了,忙俯首过去,揉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