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4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阿宴见此情景,难免觉得自己府里有些太不低调了,不由对容王道:“早知如此,应该更jing简一些的。”

  容王今日个是不便再陪着阿宴坐马车了,他手里抱着子轩,将其放在马车上,听到这话,只是淡道:“想太多了,你何必管别人怎么想,左右不委屈了我们儿子就是了。”

  阿宴见此,也只好不说什么了。

  一时容王下了马车后,矫健地翻身上了那匹御赐的白马。今日他穿得紫色劲装,贵气凛冽却又不隐隐透着剽悍的利索,此时骑在马背上的他背着长弓,修长有力的两只大腿夹着马腹,紧瘦的腰杆看着充满了爆发的力道。

  阿宴低首,笑对趴在自己怀里的子轩道;“你看父王骑马呢,等将来你长大了,让父王也教你吧。”

  容王刚上马还没走出去,此时听到这个,回首道:“等两岁的时候,便带着他们骑马。”

  又来了……

  阿宴努力地回想了下两岁的小娃儿是什么样,应该是很小的吧,左右是不能上马的。

  奈何,他们有一个如此望子成龙的父王啊!

  此时容王挥鞭前行,身后跟随的侍卫队一个个彪悍苍劲,紧随容王而去。

  马车帘子放下了,阿宴的实现被阻挡,不过她忍不住掀开窗帘望过去,远远地,看着那个男人卓尔不群的马上英姿,白马紫衣,众人拥簇,犹如一幅画般。

  却说一行人就此出城,缓缓地出了燕京城,浩浩dàngdàng地前往西山,车马行了大约两个时辰,总算到了西山脚下,于是下车安顿。

  这西山脚下是有行馆的,那还是前朝那个奢靡的亡国之君建下的,到了大昭改朝换代之后,把这里的行馆稍作修葺,也就这么用了下来。

  阿宴这一行人到了的时候,因为路途中两个娃儿要尿要拉的,以至于比起前面的容王等人就晚了一些。以至于她到了的时候,容王已经陪着仁德帝前去附近查看地形了。

  阿宴这边带着两个娃儿下了马车,那边自有管事的大太监过来,引领着安排住处。原来这行馆因为是秋猎时所用的,以至于布局和寻常宫殿并不同,只是简单地分为前后两宫而已,前面一宫较大,乃是皇帝以及随行狩猎官员的住处,后面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