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3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这边容王从书房里出来,见顾松已经走了,便随口问起狩猎的事,阿宴一一说了。

  容王听说那阿芒表哥竟然也要过来,便有些不乐意,不过面上并不显露什么,只是淡道:“你这阿芒表哥,也该成亲了。”

  阿宴倒是没多想,只随口笑道:“可不是么,要说起来,他和我哥哥都该成亲了的,莫名就这么耽搁下来,听说舅母也是一直催着他呢。他倒好,并不着急的。”

  正说着话时,那边欧阳大夫便过来了,帮容王看过后,倒是说没什么要紧的,当下给开了药,说涂抹上后两三天就好的。

  一时这糙药拿出去熬了,熬成了些许黑色汁液,于是阿宴便亲自帮着容王涂上。

  容王这俊美刚硬的脸庞上涂上那黑乎乎的黏汁,显得就分外滑稽。

  偏生这药糙的味道也不好闻的,阿宴闻着难受,好不容易忍着恶心,帮容王涂好了,这才松了口气,忙后退了几步。

  容王见她这脸色,顿时也黑下了脸:“我以后不涂了。”

  阿宴摇头:“别,你这伤疤不涂的话,就怕好不了。”

  一时不免心疼,随口道:“这子柯,未免太心狠了,怎么就可以对着自己父王下这种毒手呢!”

  可是说着说着,也就笑了:“你啊,原本还怪我不看好他们,如今你自己看,却闹成这样。”

  容王黑着脸看着她:“你的宝贝儿子欺负了我,你还笑?”

  阿宴无辜地眨眼睛:“欺负了你,那可怎么办呢?我揍他们一顿给你出气?”

  容王想起御书房里,那皇兄原本还心疼自己的,结果听说是他那宝贝侄子挠的,顿时笑开了。

  望着阿宴,他心里竟然泛起一点前所未有的委屈之感:“你心里现在只有你儿子,没有我。”

  阿宴见他这模样,倒像是一个吃醋的大孩子,当下也是忍俊不禁,上前捧着他那俊美却又涂着黑乎乎难闻药汁的脸庞,笑着抚慰道:“乖,别不高兴了,赶明儿我打了子柯给你出气。”

  容王见她这样,自己也是笑了:“少哄我了,你怎么舍得。”

  阿宴见他笑了,便轻轻拍了下他的脸颊:“知道本王妃舍不得,便不要在这里和我儿子争风吃醋了。”

  而就在这两夫妻说着体己话的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