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2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啊?

  容王平生第一次,难以理解地望着他的皇兄。

  “皇兄,你想哪儿去了?”

  他拧眉,觉得自己还是得解释清楚,不能让阿宴平白被以为是个……咳。

  容王一本正经地摸了下脸,道:“皇兄,我这伤痕,是你那宝贝侄子挠的。”

  ☆、143|140135132826

  容王一本正经地摸了下脸,道:“皇兄,我这伤痕,是你那宝贝侄子挠的。”

  仁德帝一听,顿时拧眉,再次仔细地把容王的伤痕打量了一番,半响之后,他满意地道:“不错,这小家伙挺有劲儿的。”

  说着,他颇有兴味地问:“哪个挠的啊,子轩还是子柯?”

  容王听仁德帝这么说,顿时觉得脸上那道伤痕更疼了。

  刚才还心疼他的兄长,如今转眼已经对着他的疤痕说好了吗,就差说挠得好挠得妙了?

  他黑着脸,低哼一声:“是子柯。”

  仁德帝点头:“好小子!”

  一时有太监奉上茶水,仁德帝和容王各自品着茶,仁德帝再次看向容王的伤疤,越看越觉得满意,道:“我原就觉得,子柯性子倒是有些像我。”

  他扫了眼容王,道:“你可莫说子轩呆傻,他分明就是你小时候的翻版。”

  容王忽觉得头疼不比,两个小家伙,这么闹腾,是福气也是心事啊。

  仁德帝却依然在畅想:“狩猎的名单,你回去看看,若是还缺了谁便记得添上。另外到时候把子柯和子轩都带上,到时候也看见识一下。”

  容王点头;“好。”

  一时想着,若是子轩和子柯都去,那到时候阿宴必然要跟着了。那女人,如今看着这两个小家伙就是心肝一般,哪里可能一日看不到他们呢。

  仁德帝自然也看出容王心中所想,便道:“往年秋猎都是不带女眷的,今年宫里头,便有珍妃,柔妃,到时候都会过去,你便也带着王妃过去吧。主要是要让她们带着几个孩子,出去走动走动。”

  容王听了,自然答应。

  一时兄弟二人又商议了一番那名单,其中自然有如顾松这般朝廷新贵。等到了一切定下来,容王回到府里,便和阿宴说起此事来。

  阿宴听着,自然极为欢喜,只因这秋猎名单,不知道多少人都巴巴地等着呢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