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0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如今两个小家伙的指甲都硬了起来,若是真挠到了,那是难免留一条红印的,阿宴每到这个时候,只好忙去握住那绵软胖乎的小拳头:“子轩乖,不可以打哥哥的。”

  可是有时候,还真是看不好,一个不注意,不是你挠了我,就是我挠了你,或者是哪个自己挠了自己。

  有一次,容王回到家就看到他儿子子柯那白胖的脸上一个红印,顿时沉下了脸:“这是怎么看的?”

  一时那奶妈都吓到了,忙低着头跪在那里。

  阿宴从旁,淡定地道:“你也别怪别人,要怪就怪你儿子自己吧。”

  也不知道这两个小家伙像了谁,小小年纪,一个比一个bào力,打起架来跟不要命似的抓来挠去,连踢再打的。

  容王见阿宴一副淡定的样子,倒是蹙眉了:“你平日里不是最疼他们么,怎么如今都成这样了?”

  说着,他怜惜的摸了摸子柯白胖的小脸蛋,吩咐道:“请欧阳大夫。”

  阿宴顿时无语,只好道:“左右近日你也不上朝,不如今日你就在这里看他们一会儿吧。”

  容王别了阿宴一眼,那一眼里难得的有不满:“好。”

  于是当日,容王亲自教导两个娃儿,他先将两个娃儿放到那里,便开始拿了一本三字经为他们朗读。

  他的声音清冷好听,读着三字经的时候,朗朗而来,富有节奏感,别说两个娃儿,就是阿宴从旁听着,也觉得喜欢。

  不过,阿宴纳闷地看着榻上的那两个:“他们能听懂吗?”

  容王此时读到了“群弟子,记善言,孟子者,七篇止”,此时听到阿宴这么说,略一停顿,瞥了她一眼:“阿宴,如今本王读着,虽则他们听不懂,但时日久了,潜移默(zhaishuyuancc)化,也会学会一些的。”

  当年他就是这样的,时常听着皇兄读书,自然就学会了。

  不过呢,容王自认自己确实一个记忆超群的天才,有过目不忘过耳不忘之能。

  他低头凝视着那两个阿宴为自己孕育的骨血,眸中是浓到化不开的疼爱。

  “不知道他们二人能有我几分才智?”容王疑惑地低喃道。

  阿宴听到这个,顿时有些想笑,其实她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