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8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回忆起往事,顾凝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一步,盯着容王:“我听说你劳民伤财铸造法台,原来你做得竟然是这个,你为了得到她,让时光倒流了,是吗?”

  容王漠然望着这个女人,平静道:“是的。”

  他挑眉,语气中没有波澜,仿佛此时的顾凝根本不值得他去看一眼。

  “顾凝,有时候我也会反思我自己,也许上辈子的我作为一个夫君,确实是不合格的。”当然了,这一辈子,最开始的时候,也确实不合格。

  一时容王想起了刚刚成亲的时候,阿宴对自己的排斥和惧怕,犹记得那晚,她被自己弄得吐了,自己所做的不是搂着他柔情蜜意地安慰,而是逃避。

  如果那时候不是阿宴扑过来抱着他让他不要离开,后面呢,后面他们会如何?

  容王不敢想象。

  或许是从小太过孤寂的成长,他性子中确实有很大的缺陷,这也是他上辈子明明喜欢了顾宴,却迟迟自己不知,等到发现的时候,阿宴早已嫁给他人。也是因为自己性子中的淡然和冷漠,他纵然喜欢着,也只是远远地看着。

  此时此刻,容王想起那一晚在自己要分房的时候,扑过来从后面抱着他腰杆的阿宴。

  垂眸间,眼底泛起一抹温柔。

  其实这个女人,有多少次,在自己将心缩到一旁的时候,扑过来用自己的温热来将他安抚。

  顾凝敏感地捕捉到了容王眼底的那抹温柔,就仿佛茫茫雪原之上陡然绽开一点娇艳花朵,又仿佛寒冬腊月里蓦然回首所看到的一抹翠绿,稀世罕见,让人心动,也心痛。

  她一下子崩溃了,这个男人,如今和顾宴是如何的要好啊?两个人好得跟蜜里调油似的,还生了那么可人的一对双生子!

  她疯狂地大哭起来:“你怎么可以这样,你不是一个不能房事的怪物吗!”

  容王俯首轻蔑地望着地上的顾凝,淡道:“不过,在我反思过后,我会觉得自己对不起曼陀公主,她心性磊落,犹如天上之月,虽则执意要嫁我,可是却从未做过任何歹毒之事,尽管临死之前诅咒与我,可我明白她对我的一腔怨恨,所以,我也不会怨她。”

  他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