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7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她仰视着这个男人,此时此刻,这男人浑身散发出君临天下傲视九州的气概,漠然苍冷的眸如同经历了几世之后的平静,棱角分明的脸庞是任凭你如何屈意温柔也无法打动的刚硬,这个样子的男人,她分明见过的。

  这个,分明不是什么十七岁的容王,而是昔年那个站在聚天阁里,冷漠地盯着自己的正康帝,三十六岁的萧永湛。

  顾凝是永远不会忘记那一日,她偷偷地上了聚天阁,那个被正康帝视作禁地,不允许任何人踏入的地方。

  结果她看到了什么,聚天阁里挂满了一个女人的画像,从她九岁,一直到她死去,有站在桃花树下的,有站在梅树下的,也有走在碧波湖边的,更有弯身捡起什么的,各种各样,全都是那个女人!

  而那个女人,就是顾宴,她嫉恨了一辈子的顾宴。

  她其实心里早已隐约感觉到了正康帝对顾宴的喜欢,可是却从来不知道,那相思竟然刻骨,他是如何地坐在这聚天阁里,一笔一划地描摹着那个早已嫁作他人妇的女人!那个依他看似淡然的性子,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女人!

  有时候她故意在他面前提起阿宴,他却仿佛不感兴趣的样子,有时候甚至还特意打断了她的话转移话题,于是她傻傻地以为,其实他已经忘记了吧!

  结果呢,他并不是忘记了,而是因为越发刻骨铭心,便将这思念诉诸于画像之中,人前,他却轻易不敢提及!

  就在她震痛无比,嫉恨难当的时候,当时的正康帝踏上了楼,他一见自己窥破了那些画像,顿时龙颜大怒(shubaojie)。

  正康帝是一个永远喜怒(shubaojie)不形于色的帝王,即使外邦侵军兵临城下,他的眼眸依然是古井无波,淡定自若地处理着各项事宜。

  这样的冷漠的一个男人,顾凝以为自己一辈子不会看到他发怒(shubaojie)的样子,可是那时候,他却对着自己发怒(shubaojie)了。

  他用冰冷得足以让整个聚天阁全都化作万年寒冰的眼神(shubaoinfo)盯着自己,一字一字地道:“你为什么要来这里?”

  顾凝记不清当时自己的是如何出离的愤怒(shubaojie)了,她只记得自己扑上去,大叫着扑上去:“萧永湛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