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5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仁德帝却是越发皱眉:“你既怀着孩子,就不必想那些了,安心养胎是正经。至于宫里内外的事儿,你一概不必cao心了。”

  这话一出,孝贤皇后顿时心都凉了,这分明是要架空她这个皇后的样子?

  想到那个失了孩子,却意外得到六宫代理之权的柔妃,孝贤皇后心里开始气苦。

  不过她还是硬着头皮道:“皇上,今日天也晚了,臣妾已经为皇上备下膳食,全都是皇上素日爱吃的,有ji皮鲟龙,八宝野鸭,陈皮牛ròu,红烧赤贝。除了这些,还有一些西北特色小点,诸如馉饳面和油馓子。臣妾知道昔日皇上在边塞时爱吃这些,便特意命人做了来。”

  仁德帝淡淡地瞟了皇后一眼,却是道:“皇后费心了。”

  说完这个,他停顿了下,语气一转:“可是朕知道,皇后并不爱吃这些。”

  仁德帝的口味和孝贤皇后完全不同。

  孝贤皇后万没想到仁德帝会这么说,忙笑着道:“但凡皇上喜欢,臣妾也会喜欢的。”

  这句话,若是一般的夫妻间说了,那做夫君的自然是会欢喜,可是仁德帝听了,却是面无喜色。

  他垂眸扫了一眼孝贤皇后,却是吩咐道:“皇后安心养胎,多想无益。今日朕要去柔妃那里就寝,就不在翊坤宫里用膳了。”

  说完这个,他也不曾理会孝贤皇后,就这么大步离开了。

  孝贤皇后跪在那里,脸色骤然变白,她的手轻轻颤抖着抓紧,指尖都是没有什么血色的。

  从未有现在这么一刻,她无比清晰地意识到,自己在仁德帝心里,连一个结发妻子的位置都没有了。

  以前他虽不喜,可是到底是尊她为皇后的,如今呢,他却是半分情面都不给自己了。

  这到底是哪里有了什么不对吗?

  孝贤皇后努力地回想,柔妃小产的事儿,不是已经推给了阿凝吗?那么除此之外,她到底做了什么让仁德帝不满?

  孝贤皇后就这么想着,一筹莫展。

  一旁的王嬷嬷见此,屏退了左右,上前道:“皇后,有句话,也不知道当说不当说,说了,传出去总是不好。可是若是不说,这件事皇后不知道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