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3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此时秋风chui打在窗棂上,发出哀鸣之声,秋雨淅淅沥沥的果然是下大了。

  因为风声紧,雨骤然而下,于是他的声音恰好被淹没,她没听清楚。

  不过她定定地仰视着那个俊美清冷的男人,想着上一世的擦肩而过,她轻声道:“永湛,我从未像喜欢你一般喜欢过别人。”

  沈从嘉那个人,已经在她脑海中模糊了,有时候想起前世,她也在琢磨,到底曾经喜欢那个沈从嘉什么?

  其实也没喜欢什么,因为偏巧嫁了,于是便把人家当做自己唯一的夫君,于是便把人家的后院视作自己的天地。

  后宅妇人,目光原本就只是盯着那一亩三分地,一辈子都纠葛在其中,走也走不出来。

  她从来没想到拿沈从嘉来比容王,因为实在是云泥之别,从里到外,沈从嘉都是完败。

  容王灼烫的眸子在此时依旧(fqxs)探究地望着阿宴,听到她说出这话来,那身子微僵了下,然后他就笑了。

  他笑的时候,顿时满室的寒凉仿佛都被驱散。

  他放纵自己,用自己qiáng健的体魄压住那个娇软,仿似肆nuè一般地让那纤细的身段承受着自己的力量。

  一时雨急风骤,秋风狂nuè,碧波湖边的几枝桃树落叶缤纷,岸边垂柳被肆nuè得仿佛要折了腰。

  阿宴紧紧掐着容王的臂膀,仰着颈子,一叠声地叫着,这一声还没停下,那一声又低叫起来,一波又一波,犹如丝缎一般绵软柔滑,婉转莺啼连绵不绝。只因外面有秋雨梭声不断,她比往日越发放得开,不再咬着唇儿,他弄一下,她就不由自主地叫这么一声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这风声终于缓了下来,细雨也停歇了。

  容王用臂膀撑起身子,看着榻上的阿宴媚眼如丝,两颊酡红,低笑了下,将她搂在怀里,温声道:“今日比往日都要尽兴……”

  往常时候她总多是被动地受着的,今日却是别有一番趣味,仿佛知道他的心事了般,就那么贴上来,抚慰着他,温暖着他,复有韧性地那么绞着他。

  阿宴半合着眸子躺在那里,这场情事,用尽了她的力气,此时她连睁开眼睛都有些懒懒的。

  慵懒地捏着他的手指头,她轻轻喘息,也不说话。

  其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