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0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一路这么走着,便来到了聚天阁前,他撩着玄色袍角,一步步地踏上了楼梯。

  其实自从他成亲后,每日里陪着阿宴在一起,哄着两个娃儿,于是这聚天阁已经很少来了。

  此时他踏上了二楼,二楼有一个书房,他将清油伞放在一旁,径自进了那书房。

  走进书房里,他环视四周,却见这书房里布置得简单,只有三个书架靠着墙,窗前一个案子并一把椅子,除此之外并无其他装饰。

  板正简单,没有丝毫多余之物,一如上一世那个孤清的帝王,一辈子循规蹈矩地坐着他一个帝王的本份。

  结果呢?

  容王唇边挽起一个嘲讽的笑来,结果呢,最后,那个兢兢业业了半辈子的正康帝,是不是最后成为了一代bào君?

  昏庸无道,残忍bàonuè,却又信奉神(shubaoinfo)佛,将宫廷弄得乌烟瘴气。

  容王走到书架前,按了某一处后,那书架便动了下,露出一个暗格来,打开那个暗格,容王取出一个卷轴来。

  卷轴展开在桌前,却是两幅画。

  两幅画,画得都是阿宴站在梅树下的。

  一幅画,是阿宴站在白雪红梅之中,穿着一袭名贵的雪白狐裘,云髻凤钗,乌发娇艳,含笑站在那里,眉目间洋溢的都是幸福和从容。

  而另一幅呢,依旧(fqxs)是阿宴站在梅树下,只不过那时候的阿宴只穿着保守低调的淡青色锦袍,挽着双髻,黯然地站在那里,眉目间有几分压抑。

  他当时乍然看到了她,忍不住低声道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  于是她诧然回首,如水的眸子就那么望向他。

  也许是从那时候开始吧,他有点心疼,开始想着,或许她过得并不好吧。

  她嫁人了,夫君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官吏,听说她娘家兄长也不好,没什么买卖立身,就在那里胡乱混日子。

  从那时开始,他开始想着设法帮她,可是他是尊贵的容王,是她堂妹的夫君,他纵然想帮,却也不好伸手的。

  容王回忆往事,唇边泛起一抹苦涩,他伸出手,轻轻地抚摸着上一世那个瑟缩在白雪红梅之中的女人,低柔地道:“阿宴……我说过会让你幸福的,你现在信了吧……”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