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9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他就如同一个长途跋涉的旅人,风霜雨雪,孤零零的走过了很远很远的路。

  而如今,仿佛在细密浓稠的秋雨之中,一盏朦胧的夜灯亮起,一个女人,温柔似水地站在那里,倾倾袅袅,就如同一幅倦鸟归林的画,就如同一缕傍晚时分升起的袅烟。

  这个女人也许刚才还在为他们的娃儿把尿,也许手里还拿着针线细细密密的fèng着,就是这么一个女人,印在他额角一个吻,含着温婉雅静的笑容,就坐在那里,如同一个母亲在午夜时分哄着孩儿一般,低柔地告诉他睡吧。

  容王闭上了眼睛,低声道:“嗯。”

  他依然紧紧握着她的手,不过却没再吭声。

  他隐约感到自己的眼角有些湿润,不过他闭上了眼睛,让那湿润回到眼中。

  其实有时候,真得并不明白为什么上辈子会对这个女人牵肠挂肚了一辈子,此时细细想来,当日她嚣张跋扈地将自己训斥了一番后,见自己闷不吭声,还以为是吓到了自己,那时候,小小年纪的她拿出自己的锦帕,乖张中透着一点温柔,无奈地对他道:“你别哭了,我给你擦擦好不好……”

  可是那时候的他依然不说话,墨黑的双眸就那么安静地望着她。

  她当时还以为自己吓傻了,很是无奈地揉着自己的脑袋,低声道:“真是个可怜的小孩儿,你怎么这么可怜呢,你母亲呢?”

  说着这话时,她纤细的手就这么蹭过他的额头。

  那时候的他,竟然感到一丝前所未有的舒服和温暖。

  她的手香软柔和,就好像在乍暖还冷时分,暖融融的太阳照着,忽然有轻风chui过的味道。

  他闭着双眸,握着那只手,那只上辈子他永远没有机会牵起的手,缓缓地沉入了梦乡。

  阿宴就这么陪坐在容王身边,一直到看着他却确实睡熟了,这才小心翼翼地将他的手掰开,轻手轻脚地来到了两个娃儿身边。

  此时奶妈也进来了,帮着一起将两个娃儿抱起来到了一旁的抱厦中,阿宴帮着他们换了尿布,又让两个奶妈都喂过他们奶,这才和奶妈一起哄着两个孩子睡。

  她原本是打算着两个孩子睡着后,就回去陪着容王的。今夜他是怎么看怎么不对劲,心里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