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8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容王就这么站在那里,定定地望着他们母子三人。

  阿宴正看着时,忽感到什么,转身抬头,却见容王一身黑袍,脸色沉肃,眉目冷然,就这么直直地站在那里,如同一座孤山般,凛冽森寒,让人看一眼都觉得发冷。

  那个样子,倒像是发生了什么大变故一般。

  她心里也是一惊,忙起身,迈着轻柔的脚步过去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一边说着,她一边牵起容王的手,入手时,却觉得那手冰冷的不像样子。

  她顿时慌了,心疼地道:“你的手怎么冷成这个样子?”

  要说起来,现在不过是深秋罢了,这天气远没有那么冷,他穿得也不薄的,怎么忽然那手就跟从冰窟里取出来的一般。

  ☆、139|135132826

  阿宴怜惜地握住容王的那双手,又拉着他来到榻边,却见他就这么任凭自己拉着,脸上没什么表情。

  她越发地纳罕,便命一旁侍女出去了,自己却是靠着他,两只纤细的手捧着那张刚毅的俊脸,温声道:“今日这是怎么了?”

  容王此时才仿佛回过神(shubaoinfo)来,摇了下头,复又扯起一个笑来:“没什么,只是有些累了。”

  阿宴此时拉着那双手,伸到自己怀里为他暖着,心疼地道:“这天并不冷,好好的怎么了,莫不是病了?请欧阳大夫过来给你看看吧。”

  阿宴此时才想起,初初嫁给他时,他的手便是这样的,总是冷得很,后来开chun了,也就好起来了。原本以为那是冬天的缘故,如今这才深秋,怎么又突然就这么冷了起来。

  容王面无表情地盯着眼前的阿宴,却只见她眉眼jing致柔和,就好像夜明珠润泽的光芒映照在一件jing心绘制的美人图上,一笔一划,米分腻苏融,透着馨香,撩人心怀。

  这就是那个安守在自己后宅,将要陪着自己度过后半辈子,和自己生儿育女的女人。

  容王僵硬地伸出手来,猛然将阿宴抱住。

  这几天,也不知道怎么了,或许是看着皇兄那般的孤冷,或许是这顾四姑娘陡然的变故吧,他开始不安起来。

  总是害怕眼前的美好就那么转瞬即逝,总害怕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场幻梦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