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7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因为大少爷这么一番哭闹,老祖宗自然心疼他,便说要为他寻一个好的。当下大老爷就提起父亲生前珍藏的这端雕竹节澄泥砚,于是老祖宗还真个开口,硬是把这砚台抢走了。

  当时自己还年幼呢,哥哥也不懂事,可是阿宴却是不会忘记,那一天母亲坐在榻前,哭得眼睛都红了。

  想起往事,阿宴走过去,拿起那砚台来,却见那砚台色泽润丽,造型古朴大方,细腻考究,虽是泥身,却犹如玉石一般。

  阿宴虽则并不懂,可是却也听说过,这雕竹节乃高尚之物,清秀素洁,节坚心虚,值霜雪而不凋,历四时而常茂,因而一直受读书人之所爱,被视作书房雅物。

  这房砚台,当年父亲重金购置,示弱珍宝,自然不同于凡物。而后父亲去世,此物对于母亲而言,不单单是一方砚台,更是睹物思人之遗物了。

  阿宴摸着那砚台,想起当年被人欺凌夺走此宝的往事,不由问道:“母亲是如何得回这个的?”

  苏老夫人听阿宴问起这个,越发眉飞色舞:“阿宴,你往日也不出门,自然不知道外面的消息。如今这昔日的敬国公府啊,已经成了顾府了,不但是爵位没了,而且还被皇上罚银万两。他们哪里这么些银子呢,于是便开始变卖家产,我听说老祖宗连房里放着的那米分彩贴塑锦ji花卉瓶都拿出来卖了呢!那可是她往日动辄就提起的好东西,如今还不是要折价卖出去。”

  阿宴蹙眉,其实苏老夫人说的这些,她自然是从容王那里听说了的,只是到时未曾想到这顾府竟然沦落到变卖家产的地步。

  苏老夫人满意地叹了口气:“其实要说起来,他们那东西原本也值些银子的,无奈如今是墙倒众人推呢。原本大家忌惮着皇后,说起来到底皇后肚子里还有一个皇嗣呢,不过后来呢,听说皇上震怒(shubaojie),这皇后也被禁足了。大家看这情景,都纷纷猜着,这皇上这般对待皇后的娘家,看来这是刻意打压呢。这么一来,大家竟没一个敢过去接手的。”

  最后便是有前去接洽的,一个个也都是恨恨地压价。

  苏老夫人爱不释手地抚摸着那砚台;“我是托了一个古董行的掌柜过去,硬是把这砚台以低价买过来了。也是顾家这群人傻,不知道这砚台价值千金呢,竟然还以为这就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