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4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仁德帝听闻这个,拧眉,默(zhaishuyuancc)了一番,淡道:“永湛,你说得也对,那就待到她腹中胎儿出世,在做定夺吧。”

  容王想到那孩儿将来出世的事儿,忽想起一事,便想着应该提醒皇兄的,可是这话却不好直接说,沉吟片刻,只好道:“皇兄,如今后宫之中,凡事都是由皇嫂打理。将来皇嫂生产之时,你该派心腹照顾才好。”

  仁德帝紧紧皱着浓眉,眸中有锐光闪过,他点头:“是,你说得有些道理。”

  就在此时,外面大太监禀报,待进来后,却是恭敬地道:“皇上,被暂且囚禁在冷宫的凝昭容,如今醒过来了。”

  仁德帝对这个宠幸了几夜的女子,倒是不曾在意,听了只是淡道:“既然醒过来了,左右那些罪状她也无可辩驳,就让皇后去处置吧。”

  他那皇后如此心肠歹毒,想来赐自己的亲妹子三尺白绫时并不会手软。

  谁知道那大太监却面有难色:“皇上,可是如今这凝昭容却哭着喊着要见皇上,说是有天大的事情要禀报。还说如果皇上不见她,定然是要错过此生最大的机缘。”

  这话一出,仁德帝不免觉得好笑:“不过是一个疯妇罢了,难为她了,为了能够得一个活命的机会,竟然洒下如此弥天大谎。”

  一旁的容王,听到这话,却觉得有几分诡异。

  那个凝昭容的性情,他多少也是知道的,平白无故,倒不像是会编造出这种弥天大谎的。

  ☆、137|135132826

  容王当下略一沉吟,便道:“既如此,那皇兄不妨留她一条性命,说到底,她是竹明公主的亲生母亲。这世上原本没有不透风的墙,将来若是竹明公主长大了,万一因缘巧合知道了她的生母乃是为皇兄所赐死,难免心生怨恨。”

  仁德帝倒是不曾在意这凝昭容,便随口道:“此女已经被顾氏除名,如今又被如此构陷,若是放她一条生路,倒也未尝不可。”

  当下,他招来了大太监,吩咐道:“将此女贬为庶民,赶出宫门。”

  仁德帝停顿一下,又道:“敬伯爵府教女无方,教出此等心性歹毒之女,罚金万两,削去敬伯爵公的封号。”

 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