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3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,那满脸横ròu的胖女人终于忍受不住了,上前一棍子敲在顾凝背上:“你这个女疯子,叫什么叫啊!三更半夜的,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闹鬼呢!”

  背上的痛楚,让顾凝回到了现实,她眼泪痛得一下子流下来了。

  她颓然地跪在那里,环视这冰冷的宫门,望着这凶悍的女人,一下子哭了起来,边哭边道:“别打我,别把我送到地牢里去,我不想吃馊了的饭,不想一辈子看不到阳光!”

  凶悍女人皱了下眉,无奈摇了摇头:“这脑袋果然是个有病的,明天你能不能活还是个问题呢!”

  听说这女人是晕死过去,被暂且关到这里的,怕是上面还要问话,问个话后,恐怕就是三尺白绫,若是感念你一点恩情呢,那就是再给你一杯鹤顶红,还能选一选,挑个舒服的死法。

  ********

  仁德帝yin着脸,坐在御书房的御案前,他已经坐在这里半天的功夫了,一直都不曾说过话。

  容王坐在一旁,品着一盏香茗,垂着眸子,也是不曾说话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仁德帝终于动了下,抬眸看了眼容王:“子轩和子柯呢?”

  容王淡淡地道:“阿宴已经带着他们离开了,想来这时候已经回到王府了。”

  仁德帝点头:“也好。只是可惜一场百日宴,就这么被糟蹋了。”

  容王倒是不曾在意的。

  “皇兄对他们二人的一片关爱之心,世人皆知,这已足矣。”

  仁德帝苦笑了下,忽而挑眉道:“永湛,这件事,你怎么看?”

  容王垂眸,品下一口香茗:“皇兄,此事乃家事,也是国事。若说家事,你乃兄,我为弟,我万万没有cha手兄长家事的道理。若是国事,你为君,我为臣,这件事也断断没有我置喙的余地。”

  仁德帝却道:“你若为弟,弟恭,则当为兄为忧;你若为臣,臣忠,则当为君出谋。”

  容王听到这话,放下香茗,轻叹道:“皇兄,无论如何,她是永湛的皇嫂,又怀着皇兄的血脉,这件事如今只能罢了。至于那凝昭容,倒是无关紧要。”

  仁德帝放下手中御笔,眉头紧皱: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