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1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凝昭容一听这个,顿时气得脸都白了。

  这边自有人快去宣敬伯爵府的人了,快马加鞭前去。

  凝昭容此时已经努力喘息让自己平静下来,现在她意识到了,如果皇后贴心将这害死柔妃腹中胎儿的事栽赃到她头上,那她必然是没活路了。这一次可绝对不会有一个腹中的胎儿来保她性命。

  当下她痛定思痛,跪在那里,泣声对皇上道:“臣妾自知往日做了种种错事,臣妾知道错了,以后一定改过自新。如今只求着皇上看在竹明公主的份上,查明真相,还臣妾一个清白。待到臣妾的母亲来到,皇上问一问便知根底,臣妾确实不曾向母亲要过麝香的。”

  可是皇上却是闭着眸子,连看都不曾看凝昭容一眼。

  凝昭容见此,颓然地跪在那里,等着父母以及祖母的到来。

  却说约莫等了一炷香功夫,就见有侍卫匆忙带着敬伯爵府的那几个人回来了。

  凝昭容见母亲来了,忙跪在那里,哭着道:“母亲,救我!”

  可是大夫人却低着头,看都不曾看过这凝昭容一眼,只是扶着老祖宗上前拜见了皇上。

  一旁的敬伯爵公,一脸严肃地上前,跪在那里行了君臣大礼。

  皇上微睁开双眸,眸中冷沉的没有一丝光亮。

  他淡吩咐孝贤皇后:“说吧。”

  孝贤皇后见此,只好向父母以及祖母将这件事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,末了,她抚摸着尚且平坦的小腹,望着自己的母亲道:“母亲,你且说说,是不是曾给了凝昭容一包麝香米分?”

  这大夫人闻言,微怔,眉目间泛起痛苦的纠结。

  老祖宗从进来后,就一直低着头。

  她已经老了,老得眼皮子都耷拉下来了。

  进来后,她行将就木一般地跪在那里,未曾看过自己两个孙女一眼,无论是高高在上的皇后,还是跪在那里将要遭受处罚的凝昭容。

  此时,她听到这话,那浑浊呆滞的眼珠子终于动了下,呆板地移动着,看向了凝昭容。

  凝昭容原本是满怀希望,盼着母亲为自己作证的,可是自打母亲进来后,她哭喊着,母亲却连看都不曾看她,她忽然感到浑身发冷起来。

  她浑身瑟瑟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