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0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容王淡淡地提议道:“太胖了,你这么抱着他,累坏了怎么办。”

  说着,他体贴地伸出手:“来,给我抱吧。”

  *************

  就在阿宴和容王夫妻二人抱着白胖的儿子说话的时候,这边翊坤宫里,凝昭容一大早就被带到了仁德帝面前。

  她月子里本就没有养好,此时饿了整整一夜,整个人眼神(shubaoinfo)都呆滞起来。她被关起来后,整夜不能入睡,就在那里咬着指甲拼命地想,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,为什么忽然皇后要这么对待自己。

  如此一夜下来,她被人带到了仁德帝面前的时候,整个人都仿佛崩溃了。

  仁德帝低首望着跪在那里,浑身瑟瑟发抖,头发凌乱的女人,一时他竟想不起,昔日自己曾经宠幸过这样一个女人,并且还使得她有了身孕?

  仁德帝厌憎地眯起冷厉威严的眸子,淡道:“顾凝,你可知罪?”

  孝贤皇后从旁坐着,安静柔顺地摸着肚子,此时听到仁德帝这么说,淡道:“你设计戕害柔妃腹中皇胎的事儿,皇上如今都已经知道了,你还是趁早招认了吧,免得连累家里。”

  凝昭容听到这话,怨恨的目光嗖的一下子she向了皇后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诬陷我,我没有害过柔妃啊,你怎么可以这么说!”

  孝贤皇后低头,对仁德帝恭敬地道:“皇上,这个妹妹,自小就是如此刁蛮,昔日她怀着竹明公主的时候就是百般折腾。如今更是性情bào躁,臣妾已经说尽好话,奈何她根本听不进去。”

  仁德帝听到这话,淡道:“皇后,那该怎么办呢?”

  孝贤皇后微怔,沉默(zhaishuyuancc)了半响,只好道:“带宫娥秀云。”

  一时那秀云上来了,跪在那里,瑟缩地道:“皇上饶命,一切都是凝昭容做的,和奴婢实在不相gān啊,而且奴婢也不知道,原来她竟然是要害柔妃腹中的胎儿。”

  孝贤皇后见此,便道:“秀云,到底怎么回事,你且说来听听吧。”

  秀云低头,泣声道:“自从凝昭容进宫以来,秀云一直陪伴在凝昭容身边,后凝昭容去了皇宫外的那个小院子里,秀云也是跟着去照顾凝昭容的,奴婢一直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