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“给。”

  阿宴抖索着接过来,竟见着衣服是恰好合适的。

  阿宴越发诧异地盯着九皇子。

  九皇子淡道:

  “这是我在园子里的一个别院,衣服应该是之前的丫鬟留下的。”

  想想也是,阿宴再也无法忍受身上的冷湿黏,赶紧抓着那衣服,包着那大髦,就要换衣服。

  刚要动作,忽然望向一旁的九皇子。

  虽则六岁,这也是男的啊。

  九皇子忙道:

  “你去暖阁里吧。”

  阿宴点头,忙进去。

  片刻之后,衣服换好了,阿宴身上暖和了一些,不过依然觉得骨头里透着冷,仿佛有冷风在骨头fèng里chui着。

  她越发的沮丧,觉得自己怕是依旧(fqxs)不能生出孩子来了。

  无可奈何,她出了暖阁,却见九皇子也换好了衣服。

  “我走了。”再不走,怕是母亲见不到自己要着急了。

  可是她刚迈步,九皇子却拽住了她的衣角。

  她回首,低头看过去,却见九皇子幽黑的眸子冷沉沉的。

  “你,等下,我已经命人熬了姜汤,你喝过再走。”九皇子如是说。

  她歪头盯着他瞧:“我不喝。我要赶紧回去找我娘。”

  九皇子却不放开她:

  “不行,你必须喝。”

  说话间,却已经有一个侍女端着朱漆托盘来了,待一进来,见到里面的阿宴,虽则心里诧异,可是面上并不显露,而是恭敬地将托盘放在那里。

  九皇子淡声吩咐道:

  “下去吧。”

  侍女微微一福,道了一声:

  “是”。

  九皇子亲手将那一盏姜汤端到阿宴面前,道:

  “先喝下去。”

  阿宴疑惑地皱着眉头:

  “这到底是哪里?”

  她忽然觉得,这里透着一股子古怪。

  比如这一块也就距离王妃带领大家赏湖的秋水坪不远,可是怎么这块儿连个仆妇园丁都难以看到,更不要说侍卫了。

  又比如怎么在这荒僻的地方竟然有一个院子,还有一个恰好伺候着的丫鬟。

  阿宴忽然有些怕了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