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9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如果重来一次,他是不是会qiáng悍地夺臣子之爱,无论她是否愿意,都要留在她身子,让她陪着自己,在男女敦伦之中沉沦,给自己孕育骨血生育孩儿。

  想到这里,容王越发眯起眸子,揽着阿宴纤细腰肢的大手却是用了几分力道,箍住。

  阿宴顿时微惊,“啊——”的一声,低呼出来。

  声音绵软得就如同丝缎滑过一般。

  容王未曾睁开双眸,只是淡淡地道:“怎么了?”

  阿宴娇软地拍打着容王的胸膛,委屈地道:“疼!”

  容王唇边泛起一点笑,合着眸子道:“有多疼?”

  阿宴将鼻子在他胸膛上蹭:“疼着呢!”

  容王因长年练武而略显粗粝的拇指在阿宴细软的腰肢上轻轻摩挲着,满意地感到她扭着腰儿躲闪。

  他收起笑,qiáng硬而轻淡地道:“就是要让你疼。”

  阿宴诧异地抬起眸,看向容王。

  可是容王闭着眼睛呢,他神(shubaoinfo)情模糊,实在是看不真切。

  阿宴在这薄淡的月色中凝视了容王一会儿,却见容王闭着眼睛也不吭声,还以为他睡着了,一时想着他到底是累了吧,又喝了酒的。当下便不再说什么,兀自将脸蛋靠在他胳膊上,准备睡去。

  谁知道这里刚闭上眼睛,没多久呢,就听到黑暗中,暗哑低沉的声音响起。

  “让你疼,就是要你记住,生生世世,都不要把我忘记了。”

  阿宴骤然抬起眸子,看过来。

  可是容王这次闭着眼睛,鼻息匀称,看起来是真得睡着了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阿宴这边睡醒了,在书房里睡了一夜,实在是羞煞人也。青丝蓬乱,衣衫扔得到处都是,阿宴拿一个锦被裹住,下了榻去找昨夜被容王扔掉的衣服。找来找去,却不见了一个小衣。

  容王拧眉,环视四周,淡道:“找不到就算了。”

  阿宴跺脚:“怎么可以算了,若是被人看到,那太丢人了!”

  容王见此,没办法,只好披上衣衫,帮着她一起找。

  又找了半响,还是不见,阿宴顿时好生羞愤,瞪着容王道:“看你这làngdàng的,把我小衣丢在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