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8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到了那书房,他踢开门,走过去,果然见书架一旁的软榻还在,且上面被褥是gān净的,当下就将阿宴放下。

  阿宴骤然被放在陌生的地方,抬眸四处看时,才见这里是之前来过的书房,不由娇喘着道:“怎么来了这里,你羞不羞啊!”

  容王哑声道:“不羞。”

  阿宴听得这话,忽觉得头疼不已,她以前怎么就不知道,她这个看似清冷孤傲的男人,竟是如此的不知羞耻!

  这大半夜的,把她从房里揪出来,大月亮底下亲了一番,又抱着扔到了这书房,这是要在书房里行苟且之事?阿宴瞪大眼睛,无语地望着容王。

  容王仿佛看穿了她的心事一般,烧灼的目光盯着她,健壮修长的身子缓缓压下来,暗哑地道:“这不是苟且之事,这是夫妻敦伦。若我不和你敦伦,你怎么可能为我生一个小郡主。”

  阿宴听他这么霸道带着酒气的话,越发脸红,这种羞耻得话也亏得他能说得出口。他做出这种事,竟然还有理了?

  她看看四周,只见周围有书架有案桌,还有昔日容王所做的那个矮凳子,一时她忽有种在光天化日之下行房事的羞耻感,便挣扎道:“不行,永湛,这里是书房!”

  可是她的声音娇软无力,听在容王耳中,却是欲迎还拒。

  阿宴呜呜咽咽的,开始的时候还试图挣扎,后来被任凭他施展了。

  再到后来,更是紧揽着他的颈子,一叠声地唤着他的名字。

  ☆、135|132826

  当一切平息的时候,容王酒意渐渐醒过来了,他搂着身上香汗淋漓的阿宴,亲了亲她赤着的纤肩,喃声道:“阿宴,睡吧……”

  三更半夜的,阿宴本来是极困的,此时被弄了这么一场,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坦和满足,就连脚趾头都懒洋洋的不想蜷动一下的。

  她倚靠在他坚实的胳膊上,目光越过他略显贲起的胸膛,便看到不远处的书案,书架,笔筒,以及那把紫檀木椅下的小凳子。

  恍惚中,她好像看到一个沉默(zhaishuyuancc)的小小孩童,就这么坐在那里,一声不吭,静静地听着哥哥读书。

  她收回目光,视线落在容王脸上,黑暗之中,却见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