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7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容王见此,到底是不便,gān脆来到了外面厅中,坐在那里。

  等了约莫一茶盏的功夫吧,两个奶妈都退出来了,见容王还在那里坐着,便恭敬地道:“回禀殿下,两位小世子已经歇下。”

  容王点头,当即踏入内室,却见两个小家伙正睡在里面呢,阿宴则在外侧,侧躺在那里,用温柔的目光凝视着两个孩儿。

  她见容王进来,压低声音道:“今天没什么事吧,你这个时候才回来?”

  正说着,就闻到容王身上的酒气,不由蹙眉:“你竟喝酒了?”

  其实她嫁给容王这么久了,也未曾见过他喝酒。印象中他喜欢品茶,可是却不爱喝酒的。

  阿宴素日里却是闻不得酒味的,此时闻得这个,难免不喜,再一看榻里面的那两个白软胖乎的团子,哪里忍心让他们被酒熏着,便gān脆道:

  “你去外面抱厦睡吧,别在这里了。满身酒气,让小孩儿闻到不好的。”

  可怜容王静等了这么许久,满心以为可以躺在那里抱着软玉温香睡了,谁知道竟然要被阿宴赶出去?

  他心里涌现出一股难言的情绪,委屈?这个不至于;难过?也没到那地步?吃味?

  容王不是滋味地看向榻里面被阿宴jing心呵护的两个娃儿,蹙眉道:“你意思是把我赶出去,你在这里陪着两个孩儿睡觉?”

  阿宴听他那语气中的不满,颇有些诧异:“难道你是要让我出去,然后你陪在这里?”

  容王顿时无言以对,忽然发现他和他的王妃实在是没法说话了。

  于是他gān脆过去,逮住阿宴的手,低哑地道:“阿宴,出去,你陪我睡。”

  阿宴斜眼看他:“那两个孩儿呢?”

  容王看看里面睡着的两个胖小子,低哼一声:“让奶妈陪他们睡。”

  啊?

  阿宴眸中透出鄙视:“永湛,你不可以这样。这可是你亲生儿子。”

  亲生儿子?

  管他是儿子还是老子,总之不能抢他的女人啊!

  于是容王不由分说,拉着阿宴出去,一边走出去,一边吩咐守夜的宫娥道:“把奶妈叫过来,陪着小世子在这里。”

  阿宴无奈,挣扎道:“平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