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6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这孝贤皇后也是熟知仁德帝的性情了,当下虽然跪着,却是膝行来到了凝昭容身边,抬手便给了凝昭容一巴掌:

  “贱人,你如今大祸临头,戕害柔妃子嗣的手段被揭穿,你不思反悔,却竟然试图构陷本宫,实在是用心歹毒!”

  凝昭容听到这话,顿时瞪大了眼睛,不敢置信地望着皇后:“你?”

  孝贤皇后转首跪向仁德帝:“皇上,此女诡计多端,擅长巧言辩解,请皇上明察。”

  说着这话,她颤巍巍的,几乎无法跪在那里,险些晕倒。

  不过她依然蹙着眉,捂着肚子,柔弱地道:“皇上,臣妾万万不能被此女蒙蔽。”

  仁德帝见此情景,沉吟片刻,便道:“皇后体虚,今夜已晚,皇后好生安歇吧,明日朕再派人严查。”

  说着,便吩咐道:“来人,将凝昭容关在柴房之中,严加看管,没有朕的命令,任何人不得靠近!”

  一时就有人上前捉拿凝昭容离开,这凝昭容哪里肯走,哭喊着道:“皇上,您听臣妾解释,这和臣妾无关啊!”

  可是仁德帝却是大步一迈,早已没有了人影。

  而这边呢,皇后待到仁德帝离开,马上擦了擦眼泪起来,叫来贴身侍女,写了一封书函。

  “你今夜无论如何也要设法将这个信函叫到敬伯爵府的人手中。不然的话,此事难以善了。”

  于是当晚,这封信就辗转被送到了敬伯爵府,并且呈现到了老祖宗面前。

  老祖宗打开那信函,只见上面只写着一行字:事败露,此时必要舍卒保帅,不然皇后危矣,敬伯爵府危矣。

  ☆、134|132826

  容王回到房中,小心翼翼地来到榻边,坐下。

  往日里两个孩子都是奶嬷嬷陪着睡的,因今日特殊,便是由阿宴陪着睡。

  他坐到榻边,借着外面微弱的月光,看着锦帐里的阿宴和孩子。

  两个孩子,子柯已经扭着胖乎乎的小身子,横在那里,霸道地将小肥腿儿蹬在了子轩的屁股上,而子轩则握着软和的小拳头,乖巧地靠着阿宴睡在那里。

  至于阿宴呢,则是安静地躺在那里,浓密的睫毛在jing致的脸颊上垂着淡淡的yin影,挺翘的鼻子微微动着,一缕秀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