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4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他凝视着自己的皇兄:

  “皇兄,百年之后,这皇位到底落入谁手,那都是百年之后的事。或许到时候皇兄已经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子嗣。”

  仁德帝听了这个,唇边扯起一抹苦笑,忽而话题一转,问道:“永湛,我想听你讲讲,你和容王妃是怎么认识的?”

  容王听此言,微诧。

  仁德帝想起适才皇后所言,不由微微蹙眉:“你细细讲来,不得有任何隐瞒。”

  ☆、133|132826

  容王越发诧异,挑眉望着自己的皇兄:“皇兄,可是有人对你说了什么?”

  仁德帝不动声色:“怎么?不想说?”

  容王眉毛动了动,低着头:“皇兄想听什么?”

  仁德帝看了容王一番,忽然低哼一声:“想听听威远侯的事儿,还有沈从嘉,嗯,对,还有那位开茶庄的表哥。”

  容王顿时汗颜,轻“咳”一声道:“皇兄,你想多了,那些男子虽然心里仰慕阿宴,不过却只是泛泛之jiāo而已。这都是以前的事儿了,自从阿宴嫁我为妃,这些人和她再无瓜葛。”

  仁德帝看他一听此事,便着力为容王妃辩解的样子,也不由笑了,意味深长地看着容王:“永湛,其实能有一个女子入你心中,能让你这般维护她,我看着也觉得高兴。”

  他手指头微动了动,一时有些怔住,想着对于自己来说,或许这辈子不会有这样一个女人吧。

  他垂眸,叹了口气:“可是永湛,我一面为你高兴,一面又隐约觉得,这样并不好。”

  容王皱眉:“皇兄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仁德帝拧着眉,严肃地道:“你放了太多心思在你那容王妃身上了,作为一个皇家男儿,把一个女子看得如此之重,未必是一件好事。”

  容王听到这话,修长的睫毛微动,他顿时明白皇兄的意思了。

  其实皇兄,已经看穿自己的心思了,是吗?

  他无奈地笑了下:“皇兄,我对皇位没兴趣,和她其实并没有什么gān系。”

  可是仁德帝却没搭腔,他只是静静地饮下一杯酒。

  “永湛,哥哥是希望你能幸福的,你现在这样,娇妻美子,其实极好。”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