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3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夜色阑珊,一轮弯月从窗前无声的滑过,秋风乍起,窗棂上的翠绿纱轻轻地抖动着。

  仁德帝刚硬俊美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不过容王可以看到,他眼眸中的萧瑟和空dong。

  看着这样的仁德帝,容王陡然想起上一世的自己。

  上一世的容王是不喜欢看到铜镜里的自己的,因为那眼眸中总是有着寂寞和孤冷。

  别人看不到,但是他自己却明白的。

  此时此刻,望着这样的一个兄长,容王忽然有些恍惚,想着自己是不是错了?

  如果那个登上帝位的是自己,是不是皇兄可以拥有另一种生活?

  一杯酒印下,那九酝chun翠绿的色泽,如此诱人,可是饮在口中,却是淡淡的苦涩。

  同样的苦涩,在两兄弟口中蔓延,仁德帝苦笑一声,忽而挑着浓眉,开口道:“永湛,我这一生,最高兴的事便是有你这样一个弟弟!”

  说着,他举起酒杯:“来,再喝一杯!”

  容王见此,抬手亲自为皇兄斟酒,然后举杯同饮。

  几杯酒下肚后,酒意在胸中酝酿,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,仁德帝再张口时,已经没有了昔日的冷静。

  “永湛,当日在边塞,有名医诊断出我的身体有恙,彼时我早已明白,此生此世,我命中注定无子!”仁德帝的声音异常的平静,他呆望着那空空如也的白玉酒杯,这么说道。

  容王凝视着皇兄,低哑地开口道:

  “皇兄,如今宫中有竹明公主,现在皇嫂已经有喜,一切有望。”

  谁知道仁德帝却缓慢地摇头道:

  “永湛,你或许并不知道,敬伯爵府在民间弄到了一个方子,可以催使女子有孕。”

  有些话,仁德帝并没有细说,毕竟一个男子jing弱而无法令女子有孕,即使面对至亲的弟弟,他也没办法说出口。

  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,实在并不是一件愿意提起的事。

  他只是停顿了下,继续道:

  “可是这个方子我已经命人查过了,后患无穷。凝昭容早产下不足月胎儿,竹明公主体弱,原来并不是螃蟹凉寒导致早产,而是本就此胎难保。虽说这胎儿保住,可是竹明公主怕是永远无法如同常人那般体壮。至于你皇嫂——”

  仁德帝冷笑: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