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2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仁德帝点头:“好,既如此,让他们好生安歇吧。”

  说着,转身就要抬腿离开。

 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淡淡的声音道:“皇兄。”

  仁德帝回首,却见夜色之中,他的弟弟永湛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袍,就这么站在秋风之中。

  ☆、132|826

  仁德帝回首,却见夜色之中,他的弟弟永湛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袍,就这么站在秋风之中。

  容王俊美的脸庞依旧(fqxs)淡淡的,不过却是道:“皇兄既然过来了,何不坐坐?”

  仁德帝的唇动了动。

  容王到近前,抬手握住仁德帝的胳膊:“皇兄,阿宴陪着孩子们歇下了,我一个人睡不着,你陪我喝酒吧。”

  容王的声音,带着一点近似软和的请求。

  其实他从很小的时候,就从来不会用这种语气和自己的皇兄说话。

  永湛一向是淡定的,坚qiáng的,甚至漠然的。

  仁德帝望着弟弟,半响终于点头:“好。”

  他的声音嘶哑,带着凉意,仿佛在这萧瑟的夜色中穿梭了许多年。

  **

  内室之中,仁德帝和容王各自坐在金丝檀木桌一侧,两个人面上都没有什么神(shubaoinfo)情。

  大太监此时已经下去,就安静地守在门外。

  一旁有宫娥正蹲在四神(shubaoinfo)温酒铜炉前,拿着扇子轻轻扇着铜炉中的银炭,而另一个宫娥则是拿着火棍拨拉着。

  四神(shubaoinfo)温酒铜炉上,一个古朴的铜壶里放着酒,此时酒已经开始热了起来,些许热气在室内氤氲,于是酒香四溢。

  容王望着这铜炉,眸中带上了回忆的色彩:“皇兄少年之时便爱喝酒,且喜用此壶此炉来温。”

  仁德帝听到这话,原本暗沉的眸子染上一点暖意,望了眼那铜炉,点头道:“当年你才三岁,我就喂你喝了一口酒。”

  容王也想起来这件事,记得当时自己喝了后,脸都红了。

  恰好父皇召见皇子,没奈何,他就这么被奶妈带了过去。

  到了那里,父皇见他满脸通红,还以为怎么了,便招来了御医,结果御医一查,说是并没有病,只是喝酒后气血上涌而已。

 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