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1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仁德帝说到此处,唇边掀起一抹极尽嘲讽的寒凉笑意:“还是说,当日永湛成亲之时,你明里为他高兴,其实暗地里却幸灾乐祸地看着,看着他被一介你口中的妖女魅惑心志,踏入不堪之地!”

  他眯起眸子,冷沉沉地盯着地上的女人:“顾绯,朕知道你当日嫁给朕,其中心中有千万不甘,可是昔日朕离开前戎边,你也曾说过,会为朕照顾好永湛,可是你到底做了什么?如你所说的不是虚假,那么你就是眼睁睁地看着永湛被人戕害?”

  仁德帝冷哼一声,眸中都是嘲讽和不屑,声音饱含愤怒(shubaojie):“你就是这么对待朕的弟弟?”

  孝贤皇后在黑暗的麻木中,终于抬起手,擦了擦唇边的血丝,无奈地笑了下:“皇上,臣妾便有千万不是万般不堪,可是臣妾腹中也有你的胎儿,那是你的亲生骨ròu。今日你为了永湛而打臣妾,又将臣妾腹中的胎儿置于何地?”

  她抬起眸子,一脸凄冷地望着仁德帝:“还是说,皇上的心中只有你那弟弟永湛,没有半分臣妾和臣妾腹中的胎儿?”

  仁德帝听她这么说,不怒(shubaojie)反笑,笑得嘲讽至极:“顾绯,你腹中胎儿如何而来,你以为朕不清楚吗?”

  他别过脸去,深吸口气,握紧的拳头轻轻发抖:“朕乃堂堂一介帝王,可是后宫之中,竟然私用那民间妇人手中所流传的禁药!”

  这是属于一个男人的耻ru,也是一个帝王的耻ru。

  他沉痛地望向皇后的肚子:“那禁药将有什么后果,皇后应该比谁都清楚吧?今日朕是打了你,若你因此而小产,那就当做天命吧!若是这孩儿能留下来,并生产出来,若是——”

  接下来的话,仁德帝咬紧牙,才勉qiáng说出:“若是生下来后,一切正常,朕自然会留下他。”

  孝贤皇后听到这个,简直是犹如遭受雷击一般,两眼发直地看着仁德帝。

  这个男人,原来他已经知道了,他全都知道了……他只是没说而已……

  孝贤皇后浑身止不住地瑟瑟发抖,犹如飓风中挂在枝头的枯huáng树叶一般。

  她咬着哆嗦的唇,终于僵硬地说出:“皇上,皇上……臣妾错了……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