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0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沉默(zhaishuyuancc)了许久的仁德帝终于挑眉,淡淡地道:“皇后的意思,竟然是这容王妃年幼之时便怀揣不轨之心,可以勾引了永湛,使得永湛为她神(shubaoinfo)魂颠倒。后成功嫁给永湛,野心勃勃,竟然意图谋害皇嗣”

  皇后深吸一口气,终于咬牙道:“不错。而且不但如此,此人行事诡异,怕是有邪物附体,望皇上明察。”

  仁德帝闭眸,并无言语。

  皇后见此,又道:“皇上,纵然永湛他少年早熟,身经百战,在那沙场之上,他用兵遣将确实出神(shubaoinfo)入化,可是再怎么样,他也只有十七岁啊!他又是自小沉默(zhaishuyuancc)寡言冷心冷情的一个孩子,怎么可能十三岁上就那么对一个女人念念不忘呢?皇上难道就没想过,这容王妃到底施了什么法子吗?”

  ☆、131|1291271221211

  仁德帝此时依旧(fqxs)面色深沉,看不出任何喜怒(shubaojie)。

  孝贤皇后见此,gān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低低地道:“皇上,你可知道,那容王妃未曾出嫁之时,曾和数个男子有过纠葛。你所知道的就有那威远侯,昔日在宫廷宴席之上,光天化日,他可是就那么盯着容王妃瞧呢,这其中若说没有什么私情,那谁人能信?除此之外,还有当了叛国之徒的一名男子唤沈从嘉的,曾险些和容王妃定亲,更曾写信夜约容王妃私会于卧佛寺。”

  仁德帝眸中渐渐泛出一点冷意,淡问;“还有吗?”

  孝贤皇后一狠心,又道:“容王妃还有一位表哥,这个表哥对容王妃一往情深,曾和她一起办理茶庄,两个人为了这茶庄的事儿,可是几次私下相会。”

  说完这个,她小心观察仁德帝神(shubaoinfo)情,却见他面上冷沉萧杀得厉害。

  孝贤皇后见此,便gān脆跪在那里,仰颈泣声道:“皇后,臣妾知道你待永湛犹如亲子一般,那是你自小到大一手看着的弟弟,视若亲子。可是正因如此,你万万不能看着未曾经过情事的他被这样一个女子魅惑心志啊!皇上且看,自从永湛成亲以来,心里眼里哪里会看别的女子半分,他满心满眼里都是那个容王妃了!”

  她一边流泪低泣,一边祈求地望着仁德帝。

  仁德帝缓缓地蹲下,和皇后平视。

  一双带泪的湿润双眼,饱含着无限的深情无奈和祈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