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吓傻了她,被孙巧梦这么一叫,顿时醒过神(shubaoinfo)来。

  于是她冷汗都流了下来。

  谋害九皇子,这是什么罪行?

  孙巧梦左右看着,并无人烟,便要大叫,却被永福郡主狠狠一扯,苍白着脸道:

  “不许叫!”

  说完,永福郡主láng狈地拉着孙巧梦就要离开。

  孙巧梦是吓得手都在发抖,惊惶的眸子望着永福郡主:

  “他们,他们死了……”

  永福郡主急促地喘息着,茫然地道:

  “别叫!你叫了,若是他们死了,咱们都活不成了!”

  说完,她拽起孙巧梦道:

  “咱们快跑!”

  行动间,已经全然没有了适才在厅中的高贵和冷傲。

  孙巧梦两腿发软,几乎要摔倒在那里,可是她不敢不跑啊。

  如果两个人真都死了,永福郡主跑了,那岂不是这件事就落到了她头上!

  小孩子gān了坏事,第一反应就是跑啊!

  *************

  冰冷的湖水中,阿宴的身子无依无靠地沉浮。

  恍惚中,她忽然记起上一世,她临死前的情景。

  那是一个料峭的冬日里,风就那么chui着,她沙哑地呼唤身边的贴身侍女,结果那侍女或许是偷懒,竟然不曾出现。

  她病得厉害,口渴难耐,却无可奈何。

  最后那个阿宴死得那么凄冷和寂寞。

  不,既然重活一世,她再也不要那样的。

  醒悟过来的阿宴,咬一咬牙,就要挣扎。

  可是就在这时候,她发现自己的手腕被人牢牢抓着,那个人拉过自己,然后将自己抱在怀中。

  那并不是一个太过宽厚温暖的怀抱,可是却在努力地试图给自己一点温暖和依靠。

  那人抓着她的手,拼命地划动着手。

  阿宴在水中,大声地喊道:“放开我,我自己游。”

  阿宴却是会游泳的。

  那个人放开了她的手腕,却抓住了她的衣摆。

  阿宴得了自由,便奋力地往上滑动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两个人终于从湖中冒出了头。

  再看时,却见两个人竟然来到了距离湖边有十几丈的距离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