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9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容王指着这里道:“阿宴,你看,这是昔日皇兄的书房,那时候我闲来无事,便听皇兄在这里读书。”

  当下两个人走进去,点亮了蜡烛,却见里面的笔墨纸砚并书架等全都是一应俱全的,看起来这里也是一直有人打扫。

  容王眸光扫过这一切,笑了下,道:“阿宴,我皇兄其实是个念旧(fqxs)情的人,你看,他一直命人打扫着这里,尽管他不会再回来住了。”

  说着,他领了阿宴来到书桌前,却见那里有一个几乎磨得发光的红木椅,红木椅旁,还有一个矮凳子,看起来古朴而久远。

  容王当下试探着坐在那个矮凳子上,不过那小凳子并不大,他这么一个成年男子坐在那里,便觉得有些滑稽。

  阿宴走过去,蹲在那里,打量着那矮凳子:“该不会这是你小时候坐的吧?”

  实在看着像是小孩子的玩意儿呢。

  容王此时终于不再试图坐那凳子了,他起身点头:“是,这是皇兄以前特意命人为我做的。那时候我总是会坐在那个矮凳子上,听着皇兄读书。”

  他眸中泛起回忆的色彩:“据皇兄说,我那时候并不喜欢说话,也不爱哭闹,一坐便能坐一整天。”

  阿宴抬手,握住容王的胳膊:“永湛……”

  昏暗摇曳的烛光中,容王清冷的脸庞上透出一丝暖意,他垂眸轻笑,修长的睫毛在俊美的脸庞上投下一点暗影:“有一次,皇兄看一本史书,他一边看一边批注,从晌午看到晚上,废寝忘食,直到看完了那本书,他一起身,才想起来我。结果低头一看,我坐在那个凳子上睡着了。”

  阿宴听到这个,忍不住从后面将他抱住。

  她记不清自己的童年是怎么度过的,可是她知道自己绝对不会就在哥哥的脚底下坐着睡着。

  一时心里有些发酸,今日她为盛宠之容王妃,在皇宫中不过一天而已,她就已经疲惫不堪,心力jiāo瘁。

  此时竟无法想象,当幼小沉默(zhaishuyuancc)的容王陪着他的皇兄长在这深宫之中的时候,那个小小的孩童,心里在想着什么。

  阿宴将脸埋首在他坚实的脊背上,轻轻地磨蹭,柔声呢喃道:“永湛,我忽然觉得,当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,你好可怜啊。”

  曾经的自己,总是以为当时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