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7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她陡然叫住他:“永湛——”

  容王顿住脚步,回首看她:“阿宴?”

  阿宴清澈湿润的眸动了动,咬唇,犹豫了下,终于低声道:“你——”

  一时,她觉得有许多话要对他说。

  皇后打得什么主意,她心里多少有所感觉了。

  容王权势滔天,若是皇上有了皇子,那第一个忌惮的便应该是容王。那么最希望让皇上失去子嗣的会是谁呢?

  今日的事儿,便是自己从未和柔妃说过一句话,若是有心人从中揪扯,纵然还有一位皇后是最有嫌疑的,可是皇后若施展苦ròu计,容王未必不会是受猜忌的那个人。

  而这种猜忌,却是没有人会说出口,只会暗暗地猜测。

  而世上最可怕的,也最是无法辩解的,那就是不会被人说出口的猜忌。

  若是别人指责你了,你还能辩解两句。可是如果别人没说什么,只是心里暗暗怀疑,你却冲上去辩解,那便是此地无银三百两,越描越黑。

  或许在这之前,阿宴只知道自己的丈夫权势滔天,只知道他备受皇上宠爱,可是今天,她却清醒地意识到,容王萧永湛这个地位,其实是多么的尴尬。

  千言万语,她要叮嘱。

  可是此时此刻,深宫之中,她一句话都说不出,半响之后,她怔怔地凝视着自己的那个男人,只是叹了一句:“你早些回来。”

  容王望着阿宴那殷切而担忧的眸光,眼中渐渐泛起温柔,他笑了下,淡声道:“阿宴,你放心。你想的,我都明白。”

  说完之后,他撩起红色云龙袍角,抬脚出门而去了。

  ****

  阿宴在素雪的陪同下,一直守候在两个小家伙身边。如今虽然是深秋时节了,可是两个小家伙却睡得几乎出了汗,她让奶嬷嬷拿来了锦团扇,轻轻地替两个小家伙扇着。

  待看着两个小家伙睡踏实了,她又起身,望向窗外。从窗棂这里看过去,隐隐只看到内殿的一个殿角,那个檐角上五脊六shou被雕刻得活灵活现,伸展向逐渐昏huáng的天空。

  回廊里非常安静,殿堂前林立着宫娥和太监等,也有部分宫廷侍卫,一个个都面无表情,如同泥雕一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