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6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☆、130|1291271221211

  毕竟,若是仁德帝真得没有子嗣传承大宝,最终受益人是哪个,一切不言而喻。

  面对众人猜疑的目光,阿宴坦然地望向仁德帝。

  不过仁德帝没有看向阿宴这边,他只是挑了挑浓眉,淡声吩咐容王:“去吧。”

  容王没有说话,只是默(zhaishuyuancc)默(zhaishuyuancc)地抱着子轩望着阿宴,阿宴会意地点了点头,于是夫妻二人各自抱着一个小世子,在奶嬷嬷以及众位侍女的陪同下,离开了内殿。

  而那边,珍妃也上前跪拜:“皇上,竹明公主受不得这般惊吓,臣妾先带着竹明公主告辞了。”

  仁德帝点头,望着珍妃怀中瘦弱的竹明公主,淡道:“竹明公主体弱难带,辛苦你了。”

  珍妃听着仁德帝这话,低着头,哑声道:“有皇上这句话,臣妾便是万死,也要照顾好竹明公主。”

  一时之间,珍妃抱着哭啼不休的竹明公主离去了。

  *******

  阿宴紧紧抱着怀中的孩儿,跟随在容王身边,两个人便来到一处偏殿一处供客人歇息的内室。

  此时两个小家伙离开了内殿,也渐渐地不哭了,阿宴哄着子轩先睡下了,轻柔地将他放到榻上的时候,抬头看过去,却见容王正抱着子柯,在那里来回走着,走动间还颇有节奏。

  他那么一个清冷俊美的男子,本应该是不染尘埃的,如今成了家,有了娃儿,竟然gān起了这哄娃睡觉的事儿,且那架势竟然是有模有样的。

  阿宴心里一暖,走过去,从他怀里抱过子柯,轻松而复有节奏地拍着子柯的后背,不一会儿,子柯便低声哼哼着,进入了梦乡。

  阿宴小心翼翼地将子柯并排放在榻上,放下的时候子柯仿佛感觉到了什么,拧着小眉头哼哼了几下。

  阿宴只好又侧坐在那里哄拍着他的,这才安稳下来。

  待到两个小家伙都睡下,她拉上了chuáng幔,这才和容王走到一旁。

  容王握着她的手,拧眉道:“今日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此时此刻,阿宴这才觉得脚底下发软,她轻靠在容王坚实的胸膛上,低声道:“我也不知道,大家本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