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4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最后还是平溪公主冲了过去,沉声吩咐道:“快扶着她平躺下。”

  于是宫娥们这才反应过来,一时就有嬷嬷赶紧弄来了软榻,大家扶着柔妃躺在那软榻上。

  又一起把那软榻抬到内室去了。

  待柔妃离开了那座位,惊魂未定的大家看向那锦凳,却见那里早已被血染成了红色。

  看情景,柔妃的这一胎算是保不住了。

  大家的心顿时都提起来了,面面相觑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阿宴见此,也蹙起了眉头,她没想到今天这百日宴上,竟然发生这等事情。也不知道这柔妃为何流产,若是自己流的也就罢了,若是有人存心害她……

  她看向在场众人,想着怕是在场的人都逃不了gān系。

 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,便听到皇后厉声道:“今日乃容王府两位小世子的百日宴,不曾想竟然发生这等事,大家请稍安勿躁,在场众人,没有本宫的允许,谁也不能离开这内殿。”

  这话一出,大家都不免骚动起来,议论纷纷地道:“这原本也和我等没有gān系啊。”

  “皇后娘娘,我连碰都未曾碰到那柔妃一下,这个若是说和我们有关系,那可真是冤枉呢。”其中先帝留下的一位公主这么辩解道。

  平溪公主见此,便站出来,朗声道:“虽说这件事和大家或许并无gān系,可是皇嗣在这宴席上出了差池的话,大家确实也难逃嫌疑。今日的事儿,还是要待御医来后,先查明了真相,再多定论。在此之前,大家确实不应该离开此处。”

  平溪公主乃是长辈,就连仁德帝平日都要敬她几分的,此时她这话一出口,大家纵然面上还是有些不忿,但也不说话了。

  而就在此时,那御医总算匆忙来了,他慌忙去了后面内室去查看柔妃的情况。

  平溪公主当下问皇后道:“可曾派人向皇上禀报?”

  皇后点头:“已经派人过去了。”

  这边正说着话时,小世子子轩忽然大哭起来,小嘴咧着,哇哇哇地哭着,哭得一张包子脸倒是有半个被那嘴巴占了去,小眼泪更是委屈地哗啦啦往下落。

  奶嬷嬷忙哄着,可是哄了半响,却依然不见好。

  阿宴忙抱过来,蹙眉道:“他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