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9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下面那里也极为丰盈挺翘,如今容王从后面抱着,都能感觉到自己的某物抵靠上的那团丰盈,是如何的将自己的陷入,几乎镶嵌在里面。

  容王俯首,一只手捏住她好看的下巴,迫使她侧过头来,薄唇就这么jing准地啄住那红艳艳的唇儿,贪婪狠厉地亲了起来。

  这几个月了,怕伤到她,其实一直都忍着,根本不敢碰的。

  如今她却打扮成这副模样,分明是唯恐自己不去弄她似的。

  容王腹中犹如火烧,也等不及了,便gān脆地撕开那凤纹织锦缎裙,谁知道上面撕开后,却是那昔日见过的余晖潋滟,薄薄的一层轻纱罩着一团儿白腻饱满的呼之欲出。

  容王见此,果断地打横抱起了阿宴,直接往榻上走去了。

  据说男人给女人买了料子做了绚丽的衣衫,以及jing美华贵的钗黛,那是为了能够撕开褪下。

  如今容王,便开始撕了。

  今日,他如同一只贪婪的láng,撕开那层包裹,急不可耐,要进入那久违之地,一逞英姿。

  又如一个饥渴孩童,要啄住那偌大的饱满仙桃儿,狠狠啃噬,将那桃儿好生戏弄。

  生过娃儿的女人身子敏感得一碰就叫,阿宴便被他这么弄着,在榻上叫得泣不成声,弓着身子跪趴在那里,把饱满桃儿摇曳得都要滴出ru白的水儿来了。

  此时的惜晴已经经历过情事的,听到这声音,不免耳红,低头想起晚上自己的事儿来,于是都羞得说不出话。

  那萧羽飞是个粗莽男儿,便是开始的时候怕伤了自己,尽量忍耐着,可是一到了兴头上,哪里管得了那么多,每每总是自己哭着求饶的。

  一旁的几个侍女都是明白事儿的,可是听到这个也脸红了。

  不过想想,也是应该开始了,这都生完三个月了。加上怀孕时候,已经一年多了。

  若是一般人家,怕是早已塞了多少个通房呢,她们殿下可真真是能忍,就这么着gān熬了大半年呢。

  待到一切都平息了,容王自抱着阿宴去了湢室洗浴,而这边,侍女们则过去收拾被褥。却见那被褥上,除了素日会有的一些白色粘液等外,竟然还有一些奶白色的水儿。

  几个侍女面面相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