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5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却说阿宴月子做得也倒是舒坦,容王几乎是不上朝地陪着自己也就罢了,周围还有数个嬷嬷,那都是宫里挑出来的,一个个经验丰富,把自己照顾得无微不至,更有欧阳大夫特意开出的产后滋补的药膳。

  如此过了这么一个月,待到阿宴出了月子后,头发黑亮柔顺,脸上米分嫩莹润,浑身肌肤冰肌莹彻,如珠如玉一般,整个人比原来丰盈圆润了,可是并不显得胖,反而隐隐透出一股子富贵雍容之态来。

  偶尔伸出手来,被容王握在手里,只见那手真个是腕白肌红,细圆无节,握在手里软绵绵的,都不舍的放开。

  偏生因在月子里,她也未曾理妆,每日里鬓云乱洒,苏胸半掩的,躺在那里,真个是娇嫩丰盈妩媚天成,只让人一看,便觉得丢了魂。

  容王每每看着她,便觉得浑身燥热。

  若说以前的阿宴,纤弱柔曼,自有一股少女清丽,可是如今,生过孩子后的她,却养得是一幅慵懒的妩媚,米分腮红润,秀眸惺忪,顾盼之间,一笑一颦,便要撩人心怀。

  有时候容王情不自禁地躺在榻上,挨着她抱着,便觉得那浑身犹如凝脂一般的肌肤,仿佛散发出淡淡的幽香,那香气儿不同于少女时的馨香,反而有一股让人浑身燥热的魅意,让他几乎无法克制住自己。

  此时此刻,他搂着阿宴,心中却是想起,前朝亡国之君,传闻素日yin乐,可是到了后期,他却不爱那处子馨香,反而专门挑臣子之妻下手,且最爱那生产过的妇人,说是什么徐娘半老风味犹存。

  彼时容王读史书看到这一段时,只以为这前朝昏君有些怪癖罢了,并不曾在意,如今抱着阿宴,却是想起这一段,不免脸红,却是觉得,或许前朝昏君自有其道理。

  世间男儿,无论何等心志,若是搂抱着如阿宴这般一个绝色尤物,闻着这蛊惑人心的幽幽之暗香,又有哪一个能克制得住?也幸得阿宴乃是他后宅王妃,自己自然会将她这等媚态深藏,万万不会让外人看了去。

  这一日,才出月子的阿宴,刚试探着理了妆容,却听到外面有侍女进来禀报,说是敬伯爵府的大少奶奶过来看两位小世子。

  伸手不打笑脸人,当下阿宴也就命人过来了。

  这大少奶奶一进屋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