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4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此时的大少奶奶想着往后的日子,顿时觉得终身无靠,便时常感叹自己命苦,把往日那些攀附抢夺之心都去了大半。因为她体弱,家里的事儿也不大上心了,于是敬伯爵府就越来越乱,甚至出现了半夜奴仆聚众赌博吃酒,并偷偷拿了府里的东西出去变卖这等事儿来。

  因为这个事儿,大太太对这个儿媳妇逐渐不满起来。想着她便是小产,那又如何,总不像自己的阿凝那般凄惨吧,阿凝身上那伤,大太太一想起来就心疼,一直感叹说阿凝这辈子算是没指望了。

  大少奶奶素日是备受老祖宗宠爱的,如今老祖宗只知道念佛,不管事儿了,说是越看越心酸,倒是不如眼不见心为净。于是大太太就开始掌权,每每都要把大少奶奶责备一番。

  大少奶奶原本就病着,又受了这么一番窝囊气,可真是没处说理去。只能暗地里掉眼泪,这个家,她开始觉得实在是呆够了,要说起来,自己也是侯门之女,怎么竟然嫁到这样一个人家,又受这般凄凉呢!

  其实大太太实在也是心里不好受,最近因为阿凝生了后体弱,放在宫外角落一个院子里养胎,明里说是养胎,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,那就是被逐出宫门外了。

  不然你见过刚生完孩子的妃子就这么放到宫外头养着的吗?

  敬伯爵府无奈之余,大太太对这个女儿是心痛得不行了,每日里都要坐着车马过去,将自己做的各样补汤送给凝昭容补身体。

  凝昭容自从那日听说皇后和柔妃都有了身孕后,整个人躺在那里,也不说话,也不怎么吃饭,就知道在那里躺着哭。

  大太太每每劝她,这么哭也没用,反而是把自己身子哭坏了,可是她也听不进去。

  一直到这一日,大太太又去看她,偶尔间提起来,说是阿宴一下子得了双胎,都是儿子,如今皇上还打算特意为这两个孩子举办百日宴呢,要把满朝文武都请过去,好好地热闹一番。

  凝昭容的眼睛一下子瞪直了,瞬间她整张脸都扭曲了:“我便是生了个女儿,那也是金枝玉叶的公主,那她的算什么?又不是皇上的亲儿子,怎么有脸这么张扬?”

  大太太听到这话,忙捂住她的嘴巴: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