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1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到了那里,却见皇兄正悠哉悠哉地坐在那里喝茶呢。

  容王忽然有些没好气,平生第一次他觉得自己这皇兄来得真不是时候啊。

  仁德帝笑呵呵地招手:“永湛,坐,站在这里gān什么?”

  容王浑身紧绷,沉着脸,硬声道:“阿宴正在产房。”

  仁德帝收敛起笑:“你看你,现在像个什么样子,坐下。”

  仁德帝的声音不怒(shubaojie)而威,容王不能不坐。

  严肃地打量着容王,仁德帝凝眉道:“你现在是不是恨不得跑到产房里帮她生啊?”

  容王顿时无言以对。

  仁德帝低哼:“看你那熊样!”

  这个世上,也许只有仁德帝敢这么骂容王了。

  容王低哑地道:“皇兄……”

  说着这话的时候,他抬头望向仁德帝。

  仁德帝微怔,却见自己这个向来仿佛一切情绪都不曾言表的弟弟,此时眸子里闪过一丝脆弱。

  他一时竟有些不是滋味,说不上是高兴还是难过,他叹了口气,拍了拍容王的肩膀:“等吧。”

  他站起身,安慰道:“你放心,欧阳大夫和太医院王大夫医术极为高明的,你府中备着的那几个稳婆也都是接生过上千小儿的,断断没有出什么意外的道理。”

  听着皇兄的话,容王紧绷的肩头渐渐放松了下来,他苦笑一声:“皇兄,我明白。”

  他抬头望着皇兄:“我就是害怕,害怕万一,我受不起。”

  仁德帝沉声道:“受不起也得受,妇人生产,都要经历这一关。”

  容王叹了口气,忽而抬眸问自己皇兄:“皇兄,我忽然想再听听母妃当年的事儿,你说给我听,好不好?”

  仁德帝垂眸,淡道:“永湛,你今天太紧张了。”

  容王神(shubaoinfo)情有些茫然,低着头,没说话。

  仁德帝叹了口气,再次拍了拍容王的肩膀:“你还是陪我下一盘棋吧。”

  容王三岁学棋,是仁德帝亲自教的,不过从容王五岁过后,仁德帝就再也没有赢过容王。

  此时的仁德帝望着容王,沉声道:“今天,我赢。”

  当下有随行的太监,忙捧上了棋盘来,并摆好了棋子。

  容王见此,只好勉qiáng打起ji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