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0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他的声音原本清冷低哑,每每说话,总有种不怒(shubaojie)而使人折服的气势,如今他用这清冷出尘的语调,低柔而陌生地念起了俗世的童谣。

  这么念着的时候,他低头望着怀里疲倦地闭上双眸的女人,一时便有些恍惚。

  抬起手,温柔地抚去她额间汗湿的鬓发,忍不住在心里对自己道,若有来世,定会依然陪着你,一直这么走下去。

  阿宴迷(xinbanzhu)糊中闭上了双眸,此时又是一阵疼痛袭来,她猛然惊醒,就这么攥着容王的胳膊,痛苦地低声呻出声。

  容王低声叹了口气:“阿宴,我原本想着,今生今世,我必为你挡风遮雨,不让你受半分委屈。却不曾想,原来这妇人生产,竟然是如此煎熬。”

  阿宴此时疼得哪里听得进去这个,她待这阵疼痛余波慢慢过去,嘶哑地道:“我还要听。”

  容王微怔,片刻后才明白她这是要还听自己念童谣,于是只好努力再想起来一个,赶紧念道:“杨柳儿活,抽陀螺;杨柳儿青,放空钟;杨柳儿死,踢毽子;杨柳发芽,打拔儿。”

  阿宴闭着眼睛,已经昏昏欲睡,不过她还是道:“我还要听……”

  容王无法,只好挖空心思,又想了一个,开始平缓地念起来。

  在他用这清冷无波的声音念着一个又一个童谣的时候,阿宴终于在一阵阵剧痛中,半梦半醒地睡着。

  可怜这容王,虽则是记忆力超群过耳不忘,可是他幼时每每要跟在皇兄身边学习用兵打仗,还要练武读书,哪里有那么多时间去听边塞城镇的孩子的童谣俗语啊,于是他脑中所能搜刮出来的童谣很快就说完了。

  无奈之中,他脑中灵光一闪,便开始朗朗念起了“过秦论”,念完了之后,看阿宴半睡着,仿佛也没表示不满,他顿时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好办法。

  当下他搜肠刮肚,把昔日在学中所做的各种文章,深知包括自己皇兄的各种奏折批注等,一个又一个地开始背了起来。

  如此背了这么大半夜,总算阿宴看着是睡踏实了。

  ***********

  第二天早上,天还没亮呢,阿宴这边就醒了,是疼醒的。

  稳婆和欧阳大夫在外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