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9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阿宴刚要点头说是,谁知道忽而又是一阵疼痛袭来,她紧抓着容王的胳膊,那指甲几乎掐入那坚实的ròu中。

  下面抽疼得仿佛要死一般,浑身都要缩成一团的疼,阿宴疼得说不出话,只知道闭着眼睛死死忍着。

  容王见她手都一抖一颤的,那脸儿也是发白,顿时心痛难忍,抱着她,攥着她的手。

  这一阵疼过去后,阿宴也有些忍不住了,无力地躺平在容王怀里,低声道:“真的好疼呢。”

  声音细细软软的,带着低哑和疲倦。

  容王顿时心疼得开始焦躁,他骤然命道:“欧阳大夫来了吗?快去问问,可有止疼的法子!”

  啊?

  众侍女们也是呆了,没听说过生孩子还得要止疼的法子啊!

  就在此时,那欧阳大夫一拐一瘸地被揪过来了,外面还下着淅淅沥沥的秋雨呢,天凉,他披着一个大髦就这么被人用软轿抬过来的。

  他来的时候,稳婆也已经到了。

  欧阳大夫先进来给阿宴过了下脉,点头道:“还真是要生了。”

  容王顿时没好气了,冷道:“疼成这样了,还能不是要生?”

  哦?

  这下子欧阳大夫也惊了一跳,他自从十年前就留在这府里养老,要说起来这容王也是他看着长大的。对于容王的性子,他可是清楚得很,不曾想如今那王妃生个孩子,他竟成这样了。

  他忙点头道:“对对对,这是要生了!”

  容王搂着阿宴,深吸口气,横眉问道:“可有止疼的法子?”

  欧阳大夫听到这话,顿时无语了:“殿下啊,这妇人生产,怎能不疼?这要越疼得频繁,越是要生,若是不疼,是没办法生出来的。你要知道,只要妇人生产,那必然是要经历这一遭……”

  欧阳大夫还打算继续对容王说明这个道理,谁知道此时阿宴忽然嘶哑地叫了一声,于是又拧紧眉,疼得咬牙攥被单的,就差挠墙了。

  容王一惊,忙搂紧阿宴,掰开她紧攥着几乎要掐入她自己ròu中的指甲,让她握着自己的手。

  一旁丫鬟们见这王妃疼得在容王怀里几乎要晕死过去的模样,一个个也都吓得要命,可是却也帮不上什么忙。

  欧阳大夫见此,忙趁机溜到外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