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5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容王挑眉:“什么事?”

  阿宴自己也笑了,道:“估计是我小时候做梦的吧。你还记得当年在你府里,我们两个一起落了水吗?因为这事儿,回来后老祖宗要让我在祠堂罚跪。结果当天夜里,我正睡着,就梦到你蹲在我面前看着我呢。”

  容王顿时无言,只侧躺在那里,黑眸静静地望着阿宴。

  “嗯,然后呢?”

  阿宴笑望着容王:“当时啊,我吓了一跳,心想这是怎么了,后来你就那么穿着一身白衣服飘啊飘得走了,我想着这不是鬼就是做梦了。后来我跑出来看,也没看到什么影子,果然就是一个梦吧。”

  容王定定地望着阿宴:“是,你梦到我了。”

  他抿着薄薄的唇道:“原来你那么小就记挂着我,梦到我。”

  阿宴脸上微红,又道:“其实后来我还梦到你一次呢,好像是祠堂之后的第二天吧,你好像喂了我什么,还对我说话了。”

  她眸中闪现出一点迷(xinbanzhu)茫:“可惜的是,我睡了一觉,便怎么也记不起来,只隐约记得梦里有你呢。”

  容王笑了,抬手抚摸着她柔软的发丝,以及幼滑的脸颊:“你打小儿就喜欢我了,是不是?”

  阿宴摇头:“才没有呢!那时候你和我那四妹妹可真是一对金童玉女,有我什么事儿啊,我这种也就是从旁看着的份儿,哪里会想什么。”

  再说了,后来她十六岁到了仪亲的时候了,他还是个小少年呢。

  她便是再无耻,也不至于对着那么一个小孩有什么心思啊。

  容王温柔地触碰了下阿宴的额头:“你啊,小时候还一心记着我,想讨好我。结果待到大了,心里便想着别的男人了,一个个的,又是什么表哥,又是什么沈从嘉,还有威远侯,这哪个都不让人省心。”

  阿宴越发觉得脸红,笑道:“那还不是都被你破坏了个gān净,害我到现在才怀孕生子。其他和我同龄的闺秀,人家如今怕是娃儿都已经开蒙读三字经了。”

  容王也笑:“如今咱们一下子两个,以后每年两个,照这么下去,未必比他们便少。虽则不是早的,好歹数量上比他们要多。”

  阿宴拧眉,戳了下容王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