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4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凝昭容生产的事儿,当日阿宴都没敢细问,第二日小心地问起来,容王才粗略和她一说。其实这后宫妃嫔生产,容王所知道的,也只是陪在皇上身边所听到的罢了。

  无非就是,因为着了寒所以小产,生产的时候又难产,胎位不正,险些没命,最后御医没办法,采取了一些特别的方式,这小公主总算是出来了。

  不过听说凝昭容因为这事儿,也是受了伤,气血大亏,昏迷(xinbanzhu)了两日,最后好不容易保下了命,御医却说她是再也没有办法再孕育子嗣了。

  仁德帝原本对这凝昭容也是可有可无,因早已厌烦,本打算待这孩子生下来,就寻一处僻静的尼姑庵将她送了过去的,谁知道如今却闹出这么一出。仁德帝忆起母妃当日情景,也就特许她继续留在宫中养身子,只不过这小公主却是就此留在皇后身边抚养了的。

  听说那凝昭容因了这事儿,成日以泪洗面,因为她再也无法孕育,怕是这小公主就是她这辈子唯一的指望和寄托了。一时又恨皇后抢走了这公主,一时又恨自己怎么到底不争气,就没能生一个皇子呢!

  而皇后这边呢,却是一面也是遗憾怎么没能生出个公主,感叹自己还是要再为此cao心费力。一面呢,是彻底把这个妹妹放手了。

  只是假意请了几个嬷嬷让他们好生关照生产过后的凝昭容,从此后便再也不怎么去看,只一心照顾那个小公主。

  只可怜这凝昭容,费心力气,彻底伤了身体,好不容易生出这么一个小公主,愣是被这皇后抱走不说,这满宫里人,竟然没一个念她半分好处。皇上那里,除了派人送了各样赏赐,别的是再也没有了。

  此时她以泪洗面,身边的宫娥嬷嬷便劝解她:“到底有个小公主在呢,这可是当今圣上唯一的血脉啊。”

  凝昭容想想也是,但凡她熬过去这一关,以后她到底是这小公主的亲生母亲,那孩子还能不认她吗?

  当下咬紧牙关,努力养着身子,可是就在这时候,一个晴天霹雳传来。

  皇后她,竟然怀孕了。

  就在她一阵眩晕的时候,另一个消息也接踵而至:宫里住在留秀宫的柔妃娘娘,她也怀孕了。

  凝昭容此时咬牙也咬不住了,

章节目录